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臣罪当诛兮,天王圣明

臣罪当诛兮,天王圣明

“臣罪当诛兮,天王圣明。”这话出自韩愈,他在《羑里操》这首歌里,替当年被商纣王囚禁在羑里的周文王说的这句话。意思就是说,无论君主对臣子怎么样,都是不会错的,多大的冤枉,都等于零,臣子自我反躬自省就是。

不消说,韩愈说的是臣子这边的事儿,多少有点夫子子道的意思,因为他也因为效忠被贬过。这里,强调的是自我反省,而非抱怨君主的不公正对待。即使君主错了,天王圣明,终有纠正的一日。这种把臣子当妾妇的“高风亮节”,的确把为臣之道,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(人格则低到了泥里),难怪在他之后,皇帝会将他供到孔庙里去。

其实,是人哪有不犯错的,皇帝犯的错,从大概率上讲,要比任何臣子都多。但是,人一旦高高坐在众人之上的云端里,自我感觉就会跟在下面大不一样。当所有人都口口声声说你圣明的时候,你自我定位,当然只能是圣明。无论说什么都圣明,而且有时候简直就是至圣至明,顶天了。一旦做出决策,众臣子轰然叫好,怎么就那么的英明!我们打死都想不出来。在宋朝之前,有时候臣子还会就皇帝的决策,提点意见。朝廷也有专门的谏官,甚至可以把皇帝的诏书打回去,不许颁布。但是,到了明代,这种制度没了,提意见的臣子,慢慢的,也在廷杖的板子下面,不死也残了。剩下的,只有一片的阿谀之声。天王圣明,圣明到了天上的云里。

其实,即使在还能提意见,还能封驳皇帝诏书的年代,谏官们提意见,多半也得替皇帝开脱。就算明晃晃的大错,首先要负责的,也是辅臣们,宰相第一个要挨批,然后自己辞职。除了宰相之外,替皇帝担责的,还有女人。即使像商纣王这样昏到家的昏君,昏的原由,也怪一个女人妲己。就是这个妖媚的坏女人,把纣王勾引坏了的。把皇帝带坏了的女人,能排出一长串,夏朝的妹喜、商朝的妲己,周朝的褒姒,然后是赵飞燕,杨贵妃等等。如果皇帝宠信宦官,干预朝政,当然责任就是这些为人不齿的阉人,又有一长串的名单,被钉在耻辱柱上,从东汉的赵忠、张让到唐朝的鱼朝恩,再到明代的魏忠贤,对了,清朝还有个李莲英。

追究责任,一般都是事情过去之后,而在当时,即便是皇帝错了,充耳的也都是一片赞美之声。有时候,错实在太大,太明显,反对的声音,不免或明或暗,冒了出来。然而,意见越多,赞美的声音也跟着高涨,就是好哇,就是好!不好也是好。眼睁睁就看着要砸锅了,高调的赞美,也不会降调哪怕一点点。肯在事后下罪己诏的,都是比较窝囊的皇帝。牛逼的,即使像隋炀帝那样,小命都快不保了,也得挺着。只要皇帝还在挺,那么皇帝就没有错,连替罪羊都不用找。退一万步,皇帝没有错,如果有错,也错在执行者没有很好领会皇帝的意图。

当然,锅要是真砸掉底了,也终有树倒猢狲散的一日。当初拼命赞美的臣子,没有一个肯做背锅侠的,掉了底的破锅还是得皇帝自己背。

几千年了,这就是历史。

推荐 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