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送礼专家

送礼专家

送礼也是一门学问,学问还挺大,学问体现在里面的讲究比较多。所以,西周的时候,干脆把送礼程式化了,什么人,什么事,送什么礼,制度上有规定,按着走就可以。到时候如果忘记了,查一查典章,OK了。但是,礼崩乐坏之后,这点事儿就又麻烦了。尤其是在有求于人,或者下级给上级送礼的时候,里面的名堂,太多太多。如果这个礼要是送给最高层,事儿就更犯啰嗦。

晚清的当家人,是个女流。喜热闹,爱收礼,是西太后的个性。臣子知道这个,投其所好,礼物送得勤。1894年,赶上老佛爷60大寿,大热闹,大收礼,下面的人,好一阵儿忙活。送礼归送礼,但送得对不对头,得请教专家。那时候的专家,就是大太监。

有个地方大员从海外订制了一架纯金打造的自鸣钟,报时之时,一个小金人就会举着一副刻着“万寿无疆”的牌子,从下面升上来。大太监一看,说是不好,你这玩意,万一卡了壳,只升到“万寿无”这儿,就不动弹了,太后见了,你的命还要不要?大员慌了,急忙问求对策。太监说,这事就交给我了,保你没事。当然,后面的事谁都明白,另外一大笔银子的孝敬,是少不了的。大太监得了钱,找人把那块牌子卸下来,该刻成“寿寿寿寿”四个字,再装回去,完事大吉,卡到哪儿,都没有事儿。

专家也不限于太监。福建的仙游县,是福建最富庶的地方,谁做了仙游知县,都肥得流油。西太后60大寿,正赶上要征收钱粮之际,闽浙总督派仙游县知县,前去北京送礼。这一去,连来带去几个月,本季的钱粮征收,就得让别人代替。这样的事儿,只要别人替办,那里面的油水,你一分也得不到。那年月,知县的额外收入,全指着钱粮征收,里面的耗羡加摊派,名堂多得不得了。征收一年春秋两季,一季赶不上,等于荒废半年。晚清候补官儿多,好地方的地方官,做不到两年,就得换。能坐上仙游县正堂的位置,当初打点上司,花的银子不少,折损了一季,非同小可。所以,听到的这个消息,仙游县知县,像热锅上的蚂蚁,愁得不行。这时,师爷里有个人,站出来说,我家有几位先人去世,至今未葬,急等钱用。如果太爷能借我五百两银子,我有办法,让总督大人免了太爷的差事。知县忙问,你有何策?师爷道,这你就别管了,我修书一封给总督,如果成了,你再给钱如何?知县没有不答应的道理,毕竟,一季的收益,大大超过五百两银子。

果然,师爷的信一去,这边知县大老爷的差事免了,改派了永福县知县。原来,师爷的信中写到,太后万寿的好日子,咱们这边送礼者为仙游县令,而仙游这个名字不佳。总督忽然一下明白了,仙游,在民间,可以解释为驾鹤西游,意思是死了。派这个知县去送礼,万一太后见了犯忌讳,非同小可。改派永福县,怎么都是大吉大利。

太后那边的臭讲究,有没有这么多,其实下面的人也不知道,但是,送礼的时候,还就是得考虑周全,这就用得着专家了。只是,1894年,正是中国和日本开战的年份。中国官员的智慧,却有这么多花在了送礼,如何送礼,如何避讳上了。无怪技不如人,一败涂地。

推荐 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