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只要还有本钱,就得折腾

只要还有本钱,就得折腾

甲午之战,大清输得只剩下了短裤。但是,还不是剩了条短裤吗?在马关谈判的时候,日本的伊藤博文总是威胁李鸿章,再不签字,就进北京城,最后还不是没进城吗?大东沟、山海关和威海刘公岛的炮火,紫禁城里听不见。尽管从理智上,西太后知道大清败了,国家危亡,但是,不管怎么说,总是隔了一层,没有切肤之痛。对于一个老女人来说,切肤之痛,才是最大最直接的刺激。

更何况,虽说此番日本人跟西洋人不一样,既要钱,又要领土,割去了台湾和辽东。割去辽东真的有点肉痛,毕竟是满人的龙兴之地,而且离北京也忒近了点。但是,三国干涉,不是逼着日本人又吐出来了吗?多赔了三千万两银子,那不算什么。虽说岁入不过七千万两,但朝廷从老百姓哪儿弄钱,还是有办法的,再多点,也赔得起。而且,战争的主持者是李鸿章,派去马关谈判的,还是李鸿章,连割让台湾,都要派根本不相干的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去。明摆了,把战败的以及妥协的替罪羊,都找好了。这个老女人,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。

所以,甲午之后,朝野稍微明白点的人,都知道中国不改变是不行了,怎么变,唯一的出路,就是跟日本学,彻底学习西方。这个道理,当然光绪皇帝早就明白了,他可不想当亡国之君。西太后也不是完全不明白,但是,她有难言之隐,毕竟皇帝已经成年,自己没法老是抓住印把子不放。不变法,按老套路走,她自信有把握控制住局面,可是,真的变法了,她的位置怎么摆呢,摆不好,兴许权力就没了。一边是自己的权势,一边是国家的兴亡,那头更重,对于这个老太婆来说,还真不好说。

甲午之后,面对如此惨烈的亡国危机,变法的声音,是最强音。不仅外界有压力,内部也有强烈的呼声。但变法最大的危险,不在于保守派的势力强大,满人大多数不想变革,而在于实际掌权的西太后,怕丢了大权。都说不变法大清必亡,但西太后还有保留。因为她有本钱,毕竟大清多数的疆域还在,北京周围还有前后左右中,五支武卫军,用当时最现代化的装备武装起来,只听她一个人的,可以壮胆。

所以,当她感觉变法对她的权力构成威胁的时候,就出来废了变法,再次训政。在感觉到了西方列强连带日本的强烈不友好之后,就生了跟西方决裂的心。而保守派官员及时地给她加了一个砝码,说是义和团有刀枪不入的法术,于是,在她认为冲突不可避免之际,她就毅然决然地对西方所有国家宣战了。

宣战之后,发现原来所依仗的本钱,几乎是顷刻之间,就都没了,五支武卫军,四个完蛋,只剩下躲在山东,跟洋人签了互保协议的袁世凯部队得以保全。要跑路的时候,她自己连一辆骡车都找不见,只能徒步化装成农妇往外跑,一路餐风露宿,受尽艰辛。先是跑到太原,觉得洋鬼子说来就能来,再跑到西安,感觉洋鬼子若是肯来,也是一样。原来还有条短裤,现在连短裤也没了。所以,只能“量中华之物力,结与国之欢心”了。所以,不等下面有人劝,自己连发几道诏书,要变法了。事实证明,后来的变法,西太后还是有点诚心的。为什么呢?没本钱了。

当然,凡是折腾,都要付代价,四亿五千万两赔款,中国老百姓每人一两。还不算各省的赔款,使馆区外国驻军,从山海关到天津一线,外国驻军,关税和盐税,都用来抵押支付。作为一个主权国家,主权的象征所剩无几。最可怜的,是几十万当义和团的农民,被洋人和清军合力剿杀,也不知道死了多少。连大清的门脸前门楼子,都残破不堪,太后输得精精光光,最大的代价,却是老百姓在支付。当初,中国冷不丁闹起义和团,跟西方决裂,西方世界根本想不通,想不通中国人为何会这样疯,其实,不是中国人疯,而是最高领导人西太后疯,只要有本钱,她就有可能折腾。

输光了,就不折腾了。

推荐 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