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御史也很馋

御史也很馋

历史上,有时皇帝也会下一些很荒唐的命令。明武宗朱厚照曾经忽发奇想,说自己家姓朱,朱跟猪同音,所以,不许百姓吃猪肉。更早的时候,武则天这个女皇帝更荒唐,她信佛,佛教不杀生,为了显示她的虔诚,下令全国禁屠,即不许宰杀,从鸡鸭到牛马猪羊都不许动刀。如果实在馋肉了怎么办?只能吃自己死的牲口。如果真的等牲口自己死,谁等得起?

大中华是个严重缺乏宗教感的国家,让国人不吃肉,根本就不可行。老百姓该杀猪宰羊,还是照样,把时间改到晚上就是了。就是官府有点为难,做官之人,多半是为了一张嘴,不能吃肉,怎生是好?聪明的官人很快就找到了应对之策。该吃什么,还是吃。送往迎来,该上羊上羊,该上鱼上鱼,反正,找个借口,说它们是自己死的就结了。上面的人下来,也心照不宣,反正嘴是得照顾到的。

但是,御史们有点麻烦。按道理,他们是负责监督禁令执行的,如果带头吃肉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在京城里,有人碰到被车撞了半死的羊,是不是该杀了吃,都要请示皇帝。有敢擅自处理的地方官,一定会被他们弹劾。憋了太久,嘴里都淡出鸟来,外出公干,有心放纵一下,又瞻前顾后,有多少的担心。

在驿站里,如果驿站里的厨子供给的饭菜里有肉,御史一定会假装发火,要他们撤下去。当然,驿站的人,都是老江湖了,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肉食肯定不撤,人走开就是。只要没人在了,御史该吃还是吃,一点都剩不下。有时候,驿站还端上来干肉,御史趁人看不见,吃不了,还揣着走。如果恰好被驿卒瞧见,不好意思了,驿卒就会说,这东西驿站多得是,您尽管拿。

也有比较能装的御史,赶上肉食了,非得责备厨子不可,唠唠叨叨,没完没了。一边唠叨,却也不把桌子给掀了。非得厨子道歉,说他们工作有疏漏,才算拉倒。但是,批评归批评,肉该吃还是吃。

唯有魏元忠做御史中丞的时候,不管这一套,给肉就吃,大模大样,百无禁忌。魏元忠也是曾经被武则天手下的酷吏抓进牢里,受过酷刑的人,九死一生,不怕这些。而武则天对他,也相当的优待,所以,他吃肉可以肆无忌惮。

自古以来,中华就是一个禁令大国。但是,涉及吃的禁令,一般都难以贯彻。能通行几个月,就相当不错了。后来的评价,都说武则天是个明君,但这个明君,其实也是一阵儿清醒,一阵儿糊涂。糊涂的时候,也会出混账的禁令,比如禁屠。这样混蛋的禁令,等于不让人吃肉,这还了得?纵然如武则天这样强势的君主,也推行不下去。上有酷吏,下有告密,人们该杀猪宰羊,还是杀猪宰羊。最终,武则天也只好不了了之。

所以,即使权倾天下的皇帝,如果出台的政策混账,不近人情,连执行政策的人,都绷不住,只好装。再牛的人,也干不过人性和人情。非要硬干,一时半会儿可能行,时间长了,没戏。

推荐 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