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回扣是个魔鬼

回扣是个魔鬼

药企和中间商花大笔的钱,用于销售公关,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。所谓的销售公关,就是给大额的回扣,说白了,就是贿赂。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,药品,主要是经过专业机构(医院),由专业人员(医生)来处置使用的,而疫苗,则更是只能通过特定的机构才能给人接种。以北京为例,除了防疫站只有特定的医院可以接种疫苗。一类疫苗暂且不谈,二类疫苗,只要消费者认为有这个需求,就必须经过这些机构才能接种。

问题就来了,跟药品的回扣一样,二类疫苗必须是防疫部门有积极性,才能卖出去,价格高企不下,关键是有销售公关之用。即使像带有点垄断性的疫苗厂家,全国也不是一家,你公关不到位,人家也有选择。也许,这些部门和医生一样,最初都是被销售代表公关所“腐蚀”的,但时至今日,任何一个药企,若敢于不遵守潜规则,那注定是会被驱逐的出圈外的。

这部分地说明了,为何现在成为众矢之的的长春长生,研发费用,仅仅是一个亿多一点,而销售公关费用,则高达将近六个亿,如果再算上做假账以及种种模糊的因素,可能后者的费用还要高。

其实,中国的药企,几乎都差不多,轻研发,重销售,尤其重公关。只要公关到位,产品就能卖出去。而二类疫苗,这个问题更严重,药品如果无效,多少还是可能被暴露的,但二类疫苗,有些人即使不注射,也没问题,而注射了最终出问题的,只能是少数人,对于这类“少数的问题”,可以用很多的借口加以搪塞过去。只要检验部门跟药企的亲和度比较高,国家又缺乏相关的法律,搪塞,是没有大问题的。只有狂犬病疫苗,问题比较严重一点,一旦药效下降,要是染上狂犬病的人,真就有可能死亡。尽管如此,注射狂犬病疫苗的人,由于不见得真的染病,所以,有效没效,也不是真能看出来。出事的概率,还是不高。出了事儿,只要危机公关到位,大抵都可以应付。而偷工减料的问题,只要没有企业内部的深喉,还真不好败露。

所以,尽管有严格的行政监管,二类疫苗的生产,偷工减料,还是会发生的。以为这种犯罪,败露概率低,成本更低。专家可以说,这样生产出来的疫苗,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假疫苗,甚至可以昂然通过批次的抽查检验,但是,药效一旦降低,出事故的概率也随之增加。摊到头上的人,等于是用高价,给自己买了个祸害。

药企偷工减料的冲动,在很大程度上,还在于贿赂的对象,水涨船高,胃口越来越大,而药企和中间商,几乎没有还价的余地。为了降低成本,维持甚至增加利润,他们几乎是必须这么干。否则,就只能继续增高药价。但药价增高,是有一定限度的,因为现在的药价已经很高了,闹得民怨沸腾,医保难以承受,增加幅度太快,难保不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。

企业家也是人,人都有好坏善恶之分。但我们知道,人性和道德的约束,是很靠不住的。再怎么讲良心,每每也架不住利益的诱惑。疫苗和药品的问题,最怕的是,陷入一种恶性的循环陷阱,所有人都在里面越陷越深,直至没顶。这里,疫苗使用部门的回扣,是个很关键的因素,如果能用法治的办法,不说禁绝,哪怕就是遏制一下,局面都会改善不少。

西方有个传说,叫潘多拉的匣子,魔鬼都是从匣子里放出来的,要想不让魔鬼肆虐,最好的办法,是把匣子关牢,锁好。

推荐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