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小小说 | 小红嫁人

小小说 | 小红嫁人

小红是隔壁公社一个大队的姑娘,人长的很白净,高挑的个子,说起来,也是十里八乡一等一的人物。姑娘大了,都是要嫁人的。虽说是新社会了,但北大荒这地方的婚嫁,依旧得找人说和,就是媒人得上门,女孩子家的婚姻大事,还是得父母说了算。顶多,在定下来之前,两个当事人能见上一面,就算不满意,想要违拗父母的意志,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。

但是,小红的婚事,就有点啰嗦。小红是独生女,依她父亲的意思,应该招个上门女婿,但上门女婿,像样的男孩子是不肯的,所以,也就罢了。可是,这些年,媒人倒是络绎不绝,可是介绍来的,小红一个看不上。一个独苗苗,骄纵惯,父母也拿她没办法。

小红要嫁一个读书人。这个念头,在那个时代,挺怪的。农村姑娘,想攀高枝儿的不是没有,但钟意的,每每是当兵的,最好是当兵还提了干的。读书人村里也不是没有,小学老师就是。但小红却看不上,农村的小学老师,不是她心目中的读书人。她心目中的读书人什么样?这要怪她的老爹,小红的爹,有一好——好听人说书,自己记性也好,肚子子里装了一肚子的才子佳人,后来说书的被禁了,就自己说给孩子听,权当过瘾。一来二去,《西厢记》、《牡丹亭》的故事,就在小红心中扎了根,一门心思,要找个读书人。

当然,小红也没痴到要找一个古代的秀才,她心中的读书人,就是爹爹压箱底的几本旧画册上的洋学生,戴着眼镜,白白净净,穿着长衫,手里还要拿着本书。十里八乡,这样的人,当然也没地方寻去。退而求其次,我们连队有个把戴眼镜的知青,还有几分类似。

小红她们村里,没有知青,但是我们连队却大把的有。说知青,知青还真就上门来了。有一阵儿,我们连队的北京知青,兴买些鸭蛋,腌好了带回去北京去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咸鸭蛋还是有分量的北大荒礼品。所以,隔段时间,北京知青就会到周围的村里搜鸭蛋,用老乡偷偷在集市上卖出的价格高一两分钱一个的价格,从老乡手里买下。有一个戴眼镜,文质彬彬的北京知青,就这样闯入了小红的视野。

小红是个能干的姑娘,家里的鸭子养的原本就比别家的多,鸭蛋个儿又大。那个北京知青闯上门来,脸皮厚,嘴皮子薄,能侃。北大荒的姑娘,都比较大方,不怵跟生人说话,几次交道打下来,两人就熟了。

北京知青知道对方对自己有好感,没想到姑娘会看上自己,鸭蛋能便宜几分钱,对他来说,当然是求之不得。所以,尽量把嘴弄得很甜,什么好听说什么,有的时候,还特意给姑娘讲一段北京的新鲜事儿,比如地铁是什么样子,每个站的大理石都不一样,还有,北京的烤鸭分成全聚德和便宜坊的,分别都怎么吃什么的。讲到入港之处,小红会偷偷往北京知青已经装好的篮子里,再搁上一两个鸭蛋。

到回城的时候了,北京知青特意跑来问小红,需要点什么?小红想了想,说:我最喜欢你们城里的塑料花,你能不能给我带一点回来?北京知青最讨厌塑料花了,觉得那玩意假的不得了,一点都不好看。他想说,这边的映山红和芍药花都很好看,为何要那假的塑料花呢?到时候,我可以采给你。想了一想,又把话咽了下去。回城之后,还真的去买了一把,其中有一支,是假的牡丹花,红红的。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,带了回来。

小红捧着塑料花,心里美的不行,有心亲北京知青一口,又羞得不行。只好送给他一篮子鸭蛋,一分钱不要。北京知青连声说,塑料花不值这些,可小红就是不要钱。

小红觉得,俩人都好到这个份上了,按书里讲的,也该发生点什么了,但具体发生点什么呢?小红才18岁,也没太明白,因为小红的爹,每当讲到这个的地方,都含含糊糊的。有一天,小红终于想明白了——他该亲自己的。可是,他为什么不亲呢?自己一个姑娘家,总不能主动吧?

有一天,小红觉得,自己应该暗示对方点什么,一开口,就变成了这样:“那谁,你知道媒人吗?”

“媒人,什么媒人?”

“就是媒人嘛。”

“哦,保媒拉纤的那个媒人,电影小二黑结婚里小芹的娘?”

“就是。”

北京知青不说话了,他明白小红的意思了吗?好像没有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北京知青的媒人没有上门。一年过去了,还是没有上门。渐渐的,知青们不怎么买鸭蛋了。他们回城,时髦带大豆和豆油了。也许,这些东西更实惠。

小红有好久没有看到北京知青了。北京知青,也渐渐淡忘了小红。直到有一天,北京知青在宿舍门口,看到了满满一篮子鸭蛋,鸭蛋的上面,还放着一支红红的塑料花。

小红嫁人了,嫁到了很远的地方,离我们这里,要隔好几个县。

推荐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