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既然鼓励告密,传统就可以不提倡了

既然鼓励告密,传统就可以不提倡了

现在的大学,学生告老师成风。按道理,中小学的学生也是会告的,但在中小学,一般都是学生告学生,这是受到老师鼓励的。而告老师,有点麻烦。因为老师讲的东西,都是课本上的,告不告的,没有意义。到了大学,老师不大好照本宣科了。你听说世界上哪个大学的教师,上课照着课本念呢?一发挥,就给学生有了告密的空间。加上师生之间的个人恩怨,以及政治力的参与,所以,现在大学老师讲课,人心惶惶,生怕出事。

其实,学生告老师,在我们这里是有传统的。但是,在过去有一段长时间里,学生即使告了老师,但学校方面处理并不积极。即使处理,每每因为查证不清楚,不了了之。所以,学生告老师的问题,还不大严重。但是,这几年情况不同了,但有人告,学校有关部门不仅会过问,而且即使查证不实,也会采取措施,重则解聘,轻则调离教学岗位。好不容易得来的饭碗即使不砸,也踹瘪了。

其实,学生告密之所以如此积极,在很大程度上,是受到学校当局鼓励的。老师被处理的越是重,鼓励的份额越是高,乐于告密的学生的积极性也就越是大,一旦成了风气,想要刹车都难。

出于政治正确,鼓励告密,似乎也没有错。只要你还把大学看作是一种阵地,那么,保持政治正确,就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,问题还有另一面,这一面就是,我们的当局,为了保住阵地,还在大学里强调恢复传统,尤其是恢复所谓国学,其实是儒学传统。

人伦是儒学的核心要素,儒学内部有许多的派别,但有哪个派别敢不讲人伦呢,不讲人伦,就是杨朱之徒,就是禽兽。君、亲、师,三者又是当之无愧的人伦核心。亲不消说,应该孝敬父母。而君主之尊,在没有君主制的情况下,可以用领导来替代,但老师是现实存在的呀,师道尊严,不是也该讲究吗?

当然,做老师的,如果作科犯奸,告发也无所谓。但是,现在的告密,大多不都是因为这个,而是因为老师的言论。老师讲错了,做学生的,可以当场指出来,甚至当面批评,我觉得都是应该的,到底错了没错,大家可以讨论。如果一声不响,偷偷就把人告了,谁知道你添油加醋了没有,断章取义了没有,或者干脆就是诬告,也未可知。这样告下去,师道还能存在吗?正常的师生关系,还能维持吗?

所以,只要还鼓励告密,国学也就可以休了,传统也就不要再提了。干脆学前苏联,给告爹妈的孩子立铜像,树为苏维埃英雄。这里,没有调和的可能,或者彼或者此。不能一面提倡恢复传统,一面鼓励学生告老师,两边打架,谁也弄不好。实际上,鼓励学生告老师,意味着当局对大学教师的不信任,把教师视为潜在的敌人。

现在的新儒家们,别哭,帮忙想个两全的办法吧。

推荐 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