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一种非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一种非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有天打车出门,由于路途挺长,车又堵,司机师傅跟我聊天,谈起来份子钱的问题。我顺口说了一句,北京当年不多的几个个体出租车司机多舒服!没想到,司机师傅说,个体司机有什么好!我感到奇怪:难道他们不比你们收入高,而且干活轻松吗?他说,那……他们不是得自己买车嘛。我说,那你的押金加上一年的份儿钱,不也是一样可以买吗?他说,反正个体司机也没什么好,有公司管着,我们也挺好。我说,人家剥削了你,让你收入少了这么多,你怎么还说他们好?司机师傅并不服输,一路上,各种绕,各种拗,就是强调有公司挺好。

一般来说,在公司里干的出租车司机,对高额的份子钱,大抵是痛恨的。对没有办法领牌照自己干,也很有怨言。但是,还真是有一部分人,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剥削,被压迫,认为自己的状况还行。当网约车问世,危及到出租车行业的时候,不是既得利益的出租车公司出面,而是这些被压榨的司机们起来跟网约车为难。被压迫的人,居然有了压迫者的思想,替压迫者出头。

人的世界,真是奇怪。谁说人的天性渴望自由?有的人,被管束惯了,压迫惯了,剥削惯了,一旦感觉没有了管束,没有了压迫,没有了剥削,却相当的恐惧。他们不知道没有了眼下这些管束、压迫和剥削的世界,会发生什么,他们能不能适应。他们对现状已经习惯了,不想变,也没有勇气变。多少年来,他们已经听惯了压迫者的说教,对压迫者的理论,不知不觉,已经接受了,而且化为自己的行动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,大多是能言善辩的高手,也见多识广,但是,却真的有那么一批人,居然肯心甘情愿地替那些压迫他们的吸血鬼说话,用吸血鬼的话语说话。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表现形式,其实就是这样的。人不见得一定被囚禁了,才会得这种病,在外面也一样。压迫是不好的事儿,但人不见得一定天生地会反感压迫,被压迫久了,就算他们有时候也会感到难受,但一样会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压迫者的理论,采用压迫者的话语。有的人,运用的还相当的纯熟。

北京干出租车公司的人,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,成功地垄断了出租车的牌照,除了早期个别的漏网之鱼外,所有的人,想开出租车,只能进入公司,租用他们的车,然后给他们交高额的份子钱。一辆车,高的时候,一个月可以达到六七千。司机忙活一个月,挣得的钱,大部分都被他们拿走。这样无理的垄断经营,不是没有司机反抗过,但无一例外,都被压制住了,然后,我们看到,还真就有司机,已经习惯了。面对今天网约车的冲击,北京出租车行业垄断巍然不动,除了有关部门的偏袒,司机们的配合,也很重要。

其实,不仅出租车司机,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,在各行各业都有。很多很弱势的民众,只要还能活着,对任何无理的压迫,都能无声地忍受。即便是大学老师,实际工资在降低,还要面对上面一个又一个无理的要求和摆布,不也都忍了。有的人,甚至还主动站出来替压迫者说话,客观地说,他们说的相当利索。

有病是该治的,病入膏肓,就不好治了。

推荐 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