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御赏名士

御赏名士

第一次知道尤侗,是读了他的游戏八股,《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》,真是好玩的紧,人家八股文是代圣贤立言,揣摩孔孟的意思成文。他却悍然代西厢记里的张生立言,把个风流才子乍见美女,心猿意马,心旌摇荡的感觉,讲得如临其境。而且,完全合乎八股规则,不看思想境界,单看文字,绝对是一流的八股文。

但是,奇怪的是,以诸生资格由明入清的尤侗,却屡试不第,止于区区副榜贡生。看来,说科举试官无眼,可能在某些地方,也是有道理的。八股就是一个文字技巧,能做好游戏八股,没有道理做不好正经八股。

有幸的是,尤侗的游戏八股,流传甚广,给他博得了好大的名声。甚至,那篇《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》都传进宫里了,顺治皇帝见了,大乐之余,非常欣赏,曾经亲加批点再三,连声夸作者是个真才子。可见,清承明制,照旧八股取士,但皇帝自己,并没有把八股太当回事,能把这正经玩意玩笑一下,皇帝也开心。

过了多少年之后,康熙为了招徕那些扭扭捏捏,不乐意痛快下山的汉人士大夫,特别开了经济特科——博学鸿词科考试,不考八股了,考诗赋和学问,而经过御赏的尤侗,居然也有资格参加。这回,尤侗居然考上了。由此,他进了翰林院,而且参与修明史。当然,康熙此举,无非是笼络一下汉族士人而已,对于招来的那些遗老遗少,也不大可能真的重用。所以,尽管尤侗算不上是遗老遗少,也没有什么故国之思,但是从博学鸿词科进来的,后面的仕途,也就别想指望了。

只是,尤侗在此期间,进呈马屁诗文,却得到了康熙的一句夸奖,说他是老名士。是玩笑,还是真夸赞,不知道。但到后来,尤侗退休致仕之后,在自己的堂上,挂了一个匾,上写一个对子:“真才子章皇天语,老名士今上玉音”。章皇指顺治,即章皇帝,今上自然就是康熙了。

看来,敢拿八股取笑的尤侗,倒也未必真的是名士。名士可能不拘小节,可能放荡不羁,但是怎么可能如此热衷于仕途,真刀实枪地猎取功名?屡试不第,还要考,官府赏了个芝麻绿豆大的推官,居然也就任了,直到得罪了旗人,被降级,才辞职不做。经经济特科考试侥幸过关,被点了翰林,又拼命地拍马屁,致仕之后,康熙南巡,尤侗以近八十岁的年纪,仍然亲迎于途,三跪九叩。这样热衷之人要是名士,天下的名士脸皮都不要了。

说到底,尤侗不过是一个文笔不错的文人而已,跟所有的文人一样,热爱做官,喜欢巴结。只要能把自己卖出去,卖个好价钱,怎么都行。被两任皇帝无意之中点了回赞,用嘴巴幸了一回,还没得到皇帝亲笔御书,就受宠若惊,自己捕风捉影,把这事儿写出来,公然挂在堂上,以为炫耀。本质上,跟今天的教授,写了一个报告,被总理副总理批了一个字两个字,然后就托人复印出来,揣在贴身的口袋里,逢人就拿出来炫耀,没有什么两样。

御赏名士,古今都不稀罕。

出了本新书,名字叫《暗逻辑》,希望大家能喜欢。

推荐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