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宽待一次“刁民”又如何?

宽待一次“刁民”又如何?

汤金钊是清代嘉道年间的重臣,翰林出身,历任左都御史,礼部、户部和吏部尚书,头上还有大学士的显衔,可以说,位极人臣。在京城行走,按说没有什么人敢跟他较劲。但凡是个官儿,都得让他三分。

然而,有一次,他乘车过宣武门大街,骡车不小心碰了一个卖菜翁的菜摊,把人家的菜摊子给弄翻了,菜撒了一地。卖菜的老头,不依不饶,抓住赶车的就嚷嚷,非要让赶车的赔他的菜。汤金钊见状,从车里探出头来,问道:你这菜值多少钱?我赔你。卖菜老头见有人应承,挺高兴,应声言道:这些菜值一贯钱!直到这个时候,卖菜的并不知道,自己面对的,是一个朝廷一品大员。估计汤金钊平时比较低调,所乘的骡车,也不怎么扎眼。

当然,当年物价很低,一担菜,无论如何,不值一贯。但是,汤金钊没有还价,回身掏钱,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一贯钱,于是吩咐跟班回家取钱。但是,卖菜老头不肯,怕他赖账,非要就地给钱不可。正在僵持中,南城兵马指挥来了,此官隶属步兵统领,即俗称所谓九门提督,虽是武官,但有地方治安的管辖权,类似于今天一个区的警察局长。兵马指挥认识汤金钊,见一个卖菜老头跟朝廷大员揪扯不清,马上扯开老头,对汤金钊先施一礼,随后说,这个刁民,由下官带回衙门严惩就是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卖菜老头才知道自己惹大麻烦了。立刻磕头如同鸡啄米,痛骂自己,哀求饶命。汤金钊对兵马指挥说,这事,你别管。有没有一贯钱,先借我一用,随后就让家人给你送去。兵马指挥说,这等刁民,敢对朝廷大员无礼,非严惩不可!在下官的地面上,不能容忍这样的人。汤金钊还是说,你别管了,错在我,只管借我一贯钱就是。

没有办法,兵马指挥只好借给了汤金钊一贯钱,然后汤金钊把钱给了卖菜老头,老头不敢接,汤金钊命从人强塞给他,老头千恩万谢,战战兢兢地接了钱,撒腿就跑。在卖菜老头跑路这个当口,汤金钊担心兵马指挥追上去问罪,一直拉着他聊天,等老头没影了,才放他走。

当年的北京,一个卖菜的老头,属于地位最为低下的小民。按说,被官员的车碰翻了摊子,是不敢让人赔的,碰了也就白碰。但这个老头显然没搞清楚情况,没想到面前的是一个大官,于是放了点刁,非要人赔一贯钱不可。这种情况,如果拉老头去衙门,无论是九门提督的从属衙门,还是京兆尹的衙门,老头不仅得不到赔偿,还得被惩治。虽然是他遭到了侵害,但在一个官的世界,一个买菜的刁民,哪里有理可讲。

南城兵马指挥的态度,实际上就是这些斗升小民的命运。汤金钊一个人,改变不了京城官民的格局,也改变不了这些小民的命运。甚至可以说,如果汤金钊不拉着兵马指挥说话,这家伙追上去,把卖菜老头拿了,汤金钊也没办法。但是,至少他能善待这些人,甚至在遭遇无礼对待之时,仍然能够善待一个官员眼里的刁民,能有这样的雅量,还真是难得。
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