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武术与国术

武术与国术

武术这个玩意,在古代多数的时候,是被称为技击、搏击的,偶尔才会被称为武艺,到底是不是指今天的拳脚功夫,也不好说。武术这个概念,出现在明末清初,同样意指含混。而在民国,武术是被称为国术的。非常明确地包含了所有民间所谓武把式的器械和拳脚功夫。

国术的兴起,跟国学、国医、国剧一样,含有发扬国粹的强烈的意向。在某种程度上,恰是因为在西风东渐的大环境中,国粹被冲击得太厉害,不仅中国传统学术被鄙视,学校里的经学课被废止,甚至国民政府卫生部居然提议废除中医,让吃传统国粹饭的人没有活路。国术的横空出世,也是国粹的一种反弹。

在这反弹的潮流中,1928年,国中出现了中央国术馆。主持此事的,是冯玉祥的老部下张之江。张之江是冯玉祥麾下的十三太保之首,1926年冯玉祥下野避祸,就把部队交给张之江统领。可惜,这位深受冯玉祥信任的太保,把部队给带散了。但是,当年的冯玉祥部队,由于比较穷,子弹缺乏,所以不得不靠冷兵器来济自己之穷,很早就引进了武林高手来教刀术。一直以来,冯玉祥和跟冯有渊源的部队,比如后来宋哲元的29军,向以大刀队闻名。基于这个缘故,张之江对中华武术,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,反正后来也没兵可带了,弄弄武术,也算是个营生。

弘扬国粹的反弹虽然强烈,但热衷国粹之人,实力并不雄厚,张罗国术馆的人,多为冯玉祥西北军的人,冯玉祥自己也出马担任理事长。但是冯玉祥系统的人,多半是穷措大,榨不出多少油来。仅仅靠对传统武术有感情的商人,才能弄到一点钱。国术馆成立后不久,中原大战,冯玉祥的部队星散。几个做封疆大吏的余部,早就背叛了冯玉祥,自然瓜田李下,要避嫌,也不好出头。

所以,中央国术馆成立之后,经费一直都很紧张。国术馆是要招生的,但凡有志于学武术的人,必须有点基础才能考上,考上的人,几乎没有富豪子弟,学费多了,根本交不起。尽管如此,张之江热情很高,全国武林,虽然门户之见很深,但西方体育冲击的压力大,“外患”当头,不能不有所动作,所以大体上对国术馆还是支持的,各个大门派都有一些高手,出任国术馆的教练。

张之江提倡的国术,其实跟传统武术的套路,还是有所不同。毕竟西北军原来的大刀队,玩的就是军事技击,经过战场肉搏的考验,走的是实用一途。而且张之江在没兵之后,出国游历多时,也见了世面。所以,国术馆到了1935年,就挂上了另一块招牌:中央国术体育师范专门学校。在名称上,挂上了来自西洋的时髦“体育”的羊头。进馆学习的人,不仅要考武艺,还要考文化知识和口头表达能力。进馆之后的学习,也是偏重于实战技击,各个门派的功夫都学,其中也包括太极。

应该说,国术馆的人,在实战比赛中,的确技高一筹。1928年在杭州举行的全国武林擂台赛,一般来说,虽然各地的武林高手表现也不错,但在国术馆的选手面前,还是有所逊色。当年擂台赛,夺冠呼声最高的人,是时任上海永安公司总镖师,人称镇江南的刘高升,但是,上了擂台之后,相持未久,竟然被国术馆的选手曹砚海一个前横劈,当场击倒。这跟国术馆来自于实战,实战经验比较丰富有关。而这个曹砚海,在入学的时候,差点因为口试成绩不好被淘汰。

国术馆一直办到1947年,这期间,各地也办起一些地方国术馆,像习武之风较盛的山东河北,一时还挺红火。而国术馆的优秀毕业生,也被国民党的军校聘为武术教练,但是,在国民党的军校里,武术教练始终是边缘人物,上不了台面。在此期间,西洋引进的各种体育项目,倒是比国术发展得快,在各个大中学校中,逐渐成了气候。不仅体操是学校的必备,连足球、篮球和网球,也渐次有了比赛。像天津的北宁足球队,不仅打败了租界的洋人,还走出日本,参加比赛。即使在军校,西洋体育,也是锻炼身体的主流办法。在诸项国粹之中,国术尽管也不乏爱好追捧者,但终民国之世,既比不上国医(中医),也比不上国剧(京剧)。像1928年那样的杭州武林擂台赛,也没有接着办下去,只在全国运动会中,保留了一个国术项目。即便如此,运动会上的国术比赛,采用传统的打死勿论的规则,众多选手都选择退赛。最后玩下去,武术就只有趋于表演了。

推荐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