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孔夫子活到清朝,也得薙发

孔夫子活到清朝,也得薙发

《儒林外史》上,马二先生说,孔夫子活到今天,也得举业。就是参加科举考试。马二先生说这话的背景,是大明朝,而小说作者吴敬梓却是清朝人。他不知道,按照清朝皇帝的逻辑,孔夫子活到清朝,需不需要赶考倒不知道,但要薙发,即把头顶的头发剃掉,脑后留个小辫子,却是真的。孔夫子“披发左衽”以夷变夏忧虑,在清朝,变得真真切切,没有任何例外。除非,你有本事做了和尚,把头发剃光光。

满清入关不久,就发布了薙发令,中间虽然有一段有所松动,但很快就严厉起来,留发不留头,留头不留发。即使杀人盈野,也要坚持贯彻下去。当年的衍圣公孔元植非常知趣,很快就率领孔府四世子孙,昭告祖庙,准备遵令薙发,把孔家人上上下下都变成满人模样。

但是,做了知府的孔裔孔文謤,却自我感觉挺好,琢磨了半晌,总觉得这事儿孔家人应该例外。于是,他上了一道奏折,说尊孔重在典礼,而典礼之中,冠服又至关重要。孔家的冠服,两千多年都没有怎么变过(言外之意,在蒙古人统治下的元朝,都没有变过),现在的剃发,是不是孔家可以例外,以显示皇帝尊孔重儒的诚意。

不错,清朝的皇帝,包括当时当家的摄政王多尔衮,都说要尊崇孔子。但是,这绝不意味着,孔家的后代,包括衍圣公,可以不按着满清的意志活着。所以,自我感觉太好的孔文謤,被皇帝的圣旨当头一棒。说是,薙发严旨,违者无赦。姑且念你是孔门圣裔,暂且免死。但官是不能做了,就地免职,永不叙用。圣旨还说了,孔子也是圣之时也,你这样申请免于剃发,是有违乃祖时中之道的。

当时人说孔夫子是圣之时者,不是说孔夫子特别会变通,能屈能伸,即使狄夷来了,也乖乖听话。只是说,他是一个救时的圣人而已。否则,孔夫子就不会歌颂管仲,让他们免于左衽,不会说,“狄夷之有君,不如诸夏之亡”这样的话。恰是因为这话,当年蒙古人打进来,孔子的坐像,才被夹脸射了一箭。

当然,清朝的皇帝,哪怕是清初的摄政王,并非不知道孔子是个什么样的人,说过什么话。他们尊孔,不过是立一尊菩萨,供着给人看的。哪怕像后来乾隆这样,几次三番亲自到孔庙来拜过,也是利用而已。所以,满人的皇帝,不可能容忍孔家人不剃发,不留小辫子。说白了,就是不能容忍任何一个汉人,有不带有臣服标志的自由。所谓的剃发和留辫子,就是一种臣服的标记。就算孔夫子活过来,也一样要剃发留辫子。

孔门后裔的这位知府,因为自己的自负,或者叫对自家祖上的自负,丢了官儿,在上奏的时候,他忘了这句话:你以为你是谁呀?

推荐 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