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傍官和吃官的

傍官和吃官的

王朝时代的中国,虽然一直是一个重农的国度,但士农工商,四民之中,商人一直都是有份额的。只是,商人的政治和法律地位不高,没法挺起腰板做生意,只要做到一定份上,就会高价请老师课子读书,通过科举改换门庭,让自己家的下一辈,变成缙绅。在经营上,也倾向于转为地主。

只是,商人要想走到这一步,首先得做大。能做大的商人,无非两类,一类是傍官的,一类是吃官的。如果傍不上官,也吃不上官,那就只能是小本经营,一有风吹草动,就变成了无产者。

傍官的,不是说指望哪个大官做保护伞,这样的情形是有的,但不是主流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,就算关系再好,也没法长期指望。所以,傍官主要是通过跟官府的特别关系,获得一方面经营的特许,比如清代盐商,以及垄断对外贸易的十三行等等。

王朝时代,食盐官营,但官府实际上又没这个本事经营盐业,只好通过发卖经营特许(盐票),通过商人来经营。商人在买到盐票之后,就可以到指定的地点(岸)垄断销售食盐。有本事的盐商,一般都通过跟盐运官员搞好关系,获得好的经销地,在价格上,也能得到优惠。所以,傍官是必须的,不仅仅是傍某个官员,而是凡是专管的官员,都得傍,实际上,是傍一个衙门。盐运官员经常会因为贪腐问题倒台,这没关系,前面倒了,还有后面的。皇帝抓盐运官员的贪腐,一般不涉及行贿的商人,所以,他们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傍官事业。

从事对外贸易的十三行也如此,他们通过购买贸易特许,获得对外贸易的专营权。替官府包办所有跟外商打交道的一切手续,报关通关,包括保障外商的安全,协助处理外国水手的违法事件,从而获得高额的垄断利润。这一切,如果清代负责对外贸易的两广总督和海关监督不答应了,他们的经营就别想做了。

而吃官商人的典型,就是山西的票号。他们这种原始的金融业,主营的是官方薪饷军饷和一切官方的资金。在那个金融业不发达,货币还是货真价实的贵金属(还不是金银币)的时代,官府如果自己来经营这一切,势必少慢差费,消耗巨大,还不保险。由商人来打理,则不仅方便,而且省事省费,万一被劫了,票号肯定负责赔偿。

在那个时代,凡是傍官吃官的商人,都事业发达。但是,由于把自己的命运绑在官府身上,也有跟官府一样的不确定性。即使没有因哪个人受牵连,只要官府有需要,说要你拿多少钱,就得拿多少钱。即使因此而破家,也没有办法。所以,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人,每每说倒就倒了。

只要官府的权力足够大,傍官吃官的商人,就会一直存在下去。既傍官员个人(最成功,也最失败的就是胡雪岩),也傍官府衙门。他们干的,多少有点像在刀口上舔血,但只要刀口上有血,就会有人来舔,甚至将之变成一个事业,在现代社会看来不怎么合法的事业。可是,说到底,这个事业的存在,根子在官,而不在商。

推荐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