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人情与官气

人情与官气

这两年,有关东北和东北人的事儿,总是在网上掀起波澜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我虽说填表的籍贯是浙江,但在东北生,东北长,实际上不止半个东北人。只是,小时候生活的环境是国营农场,一个外来嵌入的单位,跟真正的东北人的生活,还有点距离。真正了解一点东北,还是在大学毕业之后。

东北基本上是一个移民社会,土著满人、蒙古人,鄂温克,鄂伦春人很少。而且移民以山东人为最多。听当地老乡唠嗑,一说起老家,不用分别,就是山东。据说,单单民国张宗昌统治山东期间,山东移民闯关东,就达一百多万。

一个移民社会,缺乏关内的宗法社会网络。除了辽宁一些地方,东北基本上没有什么像样的乡绅。在清末,有功名的人相当缺乏。王永江仅仅是个秀才,在辽东,已经是大乡绅了。相应的,在关内存在的伦理道德,宗教和社会网络,在东北也若有若无。很多村庄,连一座像样的关帝庙或者娘娘庙都没有。

同时,在大量移民涌入的时候,又赶上义和团战争和日俄战争,异族的入侵,战乱频仍,使得东北社会的秩序,比关内更加混乱。加上东北原本就没有像样的政府,清末新政建省,政府草创,官员素质低劣,政治昏乱。很多官员,办衙门就像过家家,家国不分。这种状况,到了张作霖时代,经过王永江的整治,才稍微好了一点。

在东北这个移民社会,不像关内,是乡绅主导型的社会,而是强人说了算。强人可以是地方上的大户,也可以是黑社会的把头,也可能是像张作霖早年那样的保安队首领,或者标准的土匪马贼。维系这个社会的精神网络,不是三纲五常,忠孝仁义,而是义气,或者说人情。张作霖的奉军,对外公然宣称,维系他们团体的精神,就是义气。所谓的法治,在晚清到民国,在东北基本上还处于萌芽状态,基本提不起来。接下来,就是长达十四年的殖民地历史了。很不幸,由于在这段历史中,东北人是处于人下人的境地,所以,也没有形成法治意识。中国人内外有别的观念很强,东北人就更强,自己人不能坑,但外人就不好说了。如果坑了还能获利,就多半会坑。

历史总是会被装在文化里,遗传给人们。1948年以后,作为跟苏联关系最密切的地区,事实上是一个被计划经济体制和精神脱胎换骨改造后的老工业基地。这样的地方,人情犹在,但官气却浓。这里的人,不是没有人懂市场,也不是没有人乐意尊重市场规则,但是,这样的人,说了不算。

其实,东北人跟其他地方的中国人一样,有坏的,也有好的。朴实的农民,也是大把的。即使城里人,有的也就说话口气大点,别的,也没什么不好。至于有人说,东北人好勇斗狠,却见了官员像绵羊,其实,别的地方的人,也好不到哪儿去,大家都怕官。

只是,现在东北的人情,主要不是讲义气,而是要托关系。无论办什么事儿,第一个念头,就是找人,有了人,不能办的事儿,违法犯罪的事儿,也能办,没有人,按道理该办的事儿,也没人给你办。

说国企害了东北,这话不错。所谓害,就是无所不在的国企,把东北的官气给强化了。所有人都想靠在国家上,能吃碗稳定的饭,哪怕是稀粥,心里也踏实。改革四十年,别的地方都经受了市场经济的洗礼,唯独东北没有。人们基本上没有市场意识。即便是私营企业,也不过是给国企捡剩,根本立不起来。

说到底,不是东北不行,也不是东北人不行。是东北的官儿不行。官儿多,管事还多。官员和官府的权力,肯定得限制,限制到什么程度,还可以讨论,然后别再输血,让东北人自己顾自己,自己管自己,他们行的。

推荐 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