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不讨人喜欢的人怎样度过一生?

不讨人喜欢的人怎样度过一生?

在我的一生中,跟人打交道,最常见的现象,是被人低估,而且严重低估。记得大学毕业刚留校那阵儿,一次坐火车,碰到一个大妈,很热心地对我说:“小伙子,你是扛木头的吧?”我说:“不是,教书的。”“教小学的吧?”“大学。”“教体育的吧?”我只好答应说,是的。这样的事儿,不是笑话,而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,问题是,这样的真事,此后屡屡发生。有大把的好汉,一见面,就把鄙视写在脸上,然后用嘴角喷出来,喷到我的脸上。进入学界之后,学界的大佬,几乎没有喜欢我的,好些次跟着我一个同学去拜见大佬,最后人家都只搭理他,不搭理我。后来个别对我好的,大概也是因为先看过我的文章,如果先见到我这个人,估计也得给拉黑。

有时候,一个人是不是讨人喜欢,在很大程度上是先天的。我上幼儿园的时候,阿姨不待见,上学,老师不待见。在文革中,我一个小学生被开除,就是我班主任的杰作。我不是千里马,所以也从来没碰上伯乐。不重外表看内在的方九皋,可能根本就没这样的人。爹娘没有给副好皮囊,又生得楞,说话直通通的,想让人家不拉黑,怎么可能?

其实,我早就意识到自己的毛病,但是,就是改不了,真的,下决心也改不了。我老妈在世的时候经常说,天生的是志气,后天的是臭气,学是学不像的。这话用在我身上,太贴切不过了。只是,这个天生的毛病,多半是爹妈给的,一上来就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面孔,印象分是负的,就算后天再努力,基本上也是白搭。

不讨人喜欢的人,也得活吧?改不了,也就不改了。心思不用在讨人喜欢上,剩下的时间反而多了。自己喜欢的事儿就做,喜欢的书就读,喜欢的文字,就去学着写。一路走过来,开始倒是像钻黑胡同,一点亮都没有,投稿,投一份退回来一份,不退的,也没有回音。但是,也不知道怎么一来,前头就有点亮了。慢慢的,文字发表得越来越多。我没有改变,是人家变了,还是环境变了,我不知道,反正,在前些年,不仅学术文章老有人约,还成了媒体的红人,专栏一堆。

进入自媒体时代,也发了一些十万+的文章,但真的并不知道是为什么,而且绝对不都是我写的最好的文章。十万+很提气,但我还是以前的我,写我喜欢写的文字,至于读者喜不喜欢,我管不了。好些人认为我写的文字通俗易懂,好像是我刻意为之,其实,主要是因为我就喜欢这样写,我的审美观,认为这样写就好。一篇文章,作好作歹,总得给人点新知识,新观点。更进一步,之所以靠写作为生,是因为我喜欢这样活,也并不认为这样活,就有什么了不起。曾经一度想过,如果真的不让我写了的话,就再作冯妇,干兽医去。我写出的东西,当然有好有坏,但都是我真诚的表达,知我罪我,承着就是。喜欢就看,不喜欢就拉黑。曾经有个读者说买了我的书,觉得是垃圾,我说,那你就用来当手纸吧。反正我不赔你,那是你乐意买的。

走你自己的路,是多少辈子的鸡汤文最喜欢讲的一句话,但是,我从来没这么想过,我只是在走路而已,顾不了别人怎么想怎么说,反正我得活下去。我也不是在刻意地做我自己,因为我只能做自己,怎么做,也做不成别人。模仿别人,只是在自己不会的时候,不会走路,不会写作,一旦会了,就只能做自己。

上天有好生之德,爹妈把你生成一副不讨人喜欢的样子,只要老老实实,遵守公共道德,不随地吐痰,上公交车溜边,有座也别坐,不告密,不使坏,该做什么,就做什么,绝对碍不到任何人。就这样活好了,活好活坏,那是运气。形势大好,你一头猪被吹到了天上,是运气,被人宰了,做成香肠,也是运气。

推荐 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