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贵胄大爷上学记

贵胄大爷上学记

在清朝覆灭前几年,清廷花了大笔的银子,办了一所陆军贵胄学堂,专门用来培养王贵贵族子弟,顺带给现任的王公大人讲点军事知识。满人入关之后,满人贵胄和八旗子弟的军事能力一直在下降中,到了清朝中期,八旗兵基本上已经没法用了。而满人皇帝,也一直在拼命地想办法,重振八旗军威。到洋人打进来之后,学习洋人办洋枪队,也是优先紧着八旗。这次办陆军贵胄学堂,要算是最后的努力了。
 
贵胄学堂的学生,一般只招收宗室王公贵族子弟,极少数的汉人有爵位可袭的高官子弟,也可以进来,但压倒多数,都是满人贵胄。学堂的学生,服装跟禁卫军将官服装相同,细微的差别在于金肩章上没有将星(因为还没毕业),帽徽是两条抱着一个红色的“贵”字,皮靴也跟禁卫军将官一样,都是黄色的,这是满人皇家的专用颜色。
 
贵胄学堂的待遇,是当年朝廷办的各个军事学堂中最优的。每人每月8两银子的津贴,一日三餐和平时服装全由国家包下。每日伙食,花样翻新,应有尽有。如果不满意,还可以提出另外炒菜。但是,这样的伙食,显然不能满足这些贵胄大爷的需要了。学堂还设有一个专门的小卖部和酒吧,供应各种洋烟洋酒,各种外国点心和糖果。这些贵胄大爷,每个月在这里消费要几百元。这些大爷,范儿足得很,即使外出观操,也得让学堂把厨子给他们带上,他们不吃外面的东西。
 
吃饱喝足,贵胄大爷还要生事,比如故意捉只苍蝇,说是菜里的,让管伙食的把厨子抓来当场打屁股,供他们哈哈一笑。还有的人,没事就在石板地或者台阶上好好的靴子来回磨,磨坏了,就要去换新的。
 
这样骄纵的大爷,上课当然不会上心,能逃课,一定逃课,强留在课堂上,也不用心听讲,作业也不完成。到考试的时候,就抄汉人同学的,抄不到了,只好交白卷。贵胄学堂一共办了两期,原定每期要五年才能毕业,但第一期到第三年,就提前结业,第二期到清朝垮台,尚未毕业,这期间,满人贵胄大爷的学业,都是牙牙乌,一塌糊涂。惟一能坚持的,就是不肯剪辫子,到了清朝覆灭前一年,京师里时髦人士剪辫子,已经蔚成风气,学堂里的汉人学生,差不多都剪了。一些汉人学生也尝试偷偷把满人同学的辫子剪了,但都不成功,人家宁死也不肯。但是,1908年贵胄学堂的学生到太湖观操,就是观看南北军演习。结果在观操期间,发生了安庆熊成基起义,吓得这些贵胄大爷魂飞魄散,纷纷脱下校服,换上汉人民间服装,分散北归,一时间,把个小小的太湖县的服装店里的衣服鞋帽都给买空了。
 
这个贵胄学堂的满人学生,表现最抢眼的一件事,就是在武昌起义之后,某些人跟宗社党的要人,谋划在京杀汉人。一度还真的把袁世凯吓了一大跳,其实,这些人也就是嘴劲,说说而已。漫说杀汉,此前陆军大臣荫昌帅北洋军南下打武汉,这些贵胄学生,没有一个自愿申请上前线的。都大势已去了,在京城想杀汉人,怎么可能做得到?其实,几年下来,这些大爷连枪还没摸过呢。这个谋划,满人为主的禁卫军都不搭理他们。他们呢,说说,也就当做过了。
 
清朝覆灭之后,贵胄学堂,无疾而终。袁世凯做总统之后,把未毕业的第二期贵胄学生,塞到保定军校预备学校,却被汉人学生给打了出来。一帮学堂里的贵胄大爷,在鼎革之后,很快耗干了家产,变卖了房产,最后,连饭都吃不上了,有人还真的当了乞丐。
推荐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