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我有点儿怀疑人生了

我有点儿怀疑人生了

也许,人生原本就是没法追究意义的一场戏,但是,人活在世上,还不得不演。在演的过程中,寻找自己的所谓价值。这世界变化快,快得有点令人应接不暇,喘不过气来。就拿我关心的事儿来说吧,纸媒和电视雪崩式的衰落,互联网又被手机互联网取代,将来再变成什么,还不知道呢,但肯定很快就会变的。我还一直坚信,无论它怎么变,像我这种提供内容的人,还是有用武之地的。然而,近来的一系列变化,让我的自信有点动摇了,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,就是有点怀疑人生了。
 
于丹教授走红的时候,我曾经有过这种感觉。一个拿孔夫子扯淡的女子,扯得胡天胡地,居然成了中华学术的偶像,下面捧,上面爱,让一干读书人情何以堪?无需翻看于丹教授的那本论语心得,只要耐着性子,把她在百家讲坛上的录像看上两遍,读过论语的人,大概都要疯了。然而,人家就是这么红,红到发紫,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。
 
于丹教授已经风光不再,网红文章开始引领风骚。一篇篇动辄十万加阅读量的网文,能有几篇有内容的呢?得拿高倍放大镜来找。说是给读者米,但打开米袋子,却发现得在沙子里头找米,还不一定找不找得到。读者诸公,好像真的是“贱人”,一边被人骂,被人玩弄,一边乐此不疲地看得正欢。连大学都受了诱惑,给网红文章大开方便之门,据说已经可以抵核心期刊学术文章了。
 
不仅网文如此,其他诸如电影、电视,视频,以及所有挂着文化招牌的领域,都是如此。一言以蔽之,大多数当红的产品,没有内容。过去,好些大众文化的产品也俗,但人家的俗,多少还是有点内容,而我们现在,只剩下了俗。
 
空洞无物的俗,也照样有人看,有人捧。漫说大众,就是名牌大学的学生,甚至于他们的教授,也是这些没有内容产品的受众。某个音频产品大师,红透内地半边天。受众净是些内地的白领(也有人说是女白领),问她们中的某些人为何这样喜欢听大师讲故事?她们有人竟然说,人家的声音好,有磁性。睡前听一段,有助于睡眠。这些白领,可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呦。
 
一边是没法表达内容,一边是不在乎内容,只在意形式。那么,我们这些被夹在缝隙里的内容提供者,存在,还有意义吗?这个世界,这样走下去,能存在的大概只有大脑空洞的人,成群结队,像传说中僵尸一样行走的人。
 
也许,这个时代,不需要内容。
推荐 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