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乌鸦脑袋和聪明的上海人

乌鸦脑袋和聪明的上海人

在民国初年的时候,有段时间,上海的乌鸦成灾,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乌鸦。上海公共租界在黄浦江畔建了一个黄浦公园,专供租界的洋人享用。臭名昭著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警示牌,就出在这个公园(具体内容,实际上是把禁止宠物进入和中国人不得入内,不适当地放在了上下的位置,被人解读成那样的)。公园里的树木上,经常停靠大批的乌鸦,嘴不停地发出凄厉的叫声。
 
每当公园举行音乐会之际,乌鸦们发现这是展示它们歌喉的好机会,有音乐伴奏,叫的特别来劲,让欣赏音乐会的洋人,感到十分扫兴。更过分的是,这些乌鸦还不时把自己的屎,居高临下地拉在衣冠楚楚的洋人绅士和小姐的身上和头发上。无论哪个人,哪怕只中了一枪,整个晚上的兴致就都烟消云散了。
 
所以,当时租界的洋人,开玩笑说,这些乌鸦无疑都是义和团派来的,奉行扫洋主义。怎么办?派租界志愿兵团用枪打,打掉一个,飞走一大群,打完,人家又飞回来了。总不成,一个公园成天打枪。后来,租界当局根据有人的建议,提出了以华制华的方针,利用中国人,来扫荡中国乌鸦。具体办法,就是只要有人拿乌鸦脑袋来,就可以领赏,一个乌鸦头,给几毛钱赏钱。
 
这样一来,租界内外的中国孩子都有了事儿干了。成群结队地去捕捉乌鸦,最简单的是用弹弓打,高级一点的用沙枪,其他的办法,有用网捉的,用毒饵药的。反正是五花八门,什么招儿都有。大批的乌鸦脑袋,进了租界工部局,钱就这么哗哗地流出去了。
 
但是,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明明租界的乌鸦明显减少了,但依旧有大批的乌鸦脑袋成口袋地到来。洋人们感到有些奇怪,怎么乌鸦少了,赏钱发放却反而多了?多到工部局有点招架不住了。经过一番明察暗访,洋人才明白,原来有聪明的上海人看到了这个大好的“商机”,大批的饲养乌鸦,砍了头,送到租界里去领赏。乌鸦这东西,居然很好养,长的又快,所以,不愁没有乌鸦脑袋去领赏。眼见得,上海租界周边的乌鸦饲养场,越办越多。了解这一情况之后,恍然大悟的工部局马上停止悬赏政策。任你送多少,他们都不要了。
 
但是,悬赏政策中止之后,饲养乌鸦的人无利可图,只能把乌鸦都放了,于是,黄浦公园的乌鸦还是乌泱乌泱的多,照旧不请自来,参加公园的音乐会,该往绅士小姐绅士拉屎,也还是拉,一点不客气。租界的洋人,制定的消灭乌鸦战略,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上海人给破坏了。
 
其实,租界的洋人,还是不懂中国国情。如果非要采取这样的策略,必须有中国华界的当局配合,只要设法让华界的军头们,宣布饲养乌鸦违法,谁养抓谁,这个事儿,就接近成功了。
 
洋人,哪怕是在中国租界的洋人,还是笨。
推荐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