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混文凭和卖文凭的二重奏

混文凭和卖文凭的二重奏

学生上课不好好听课,的确是大学里一个愈演愈烈的难题。在很多学生眼里,什么叫好老师?就是能让他们不费力又能拿高分的老师。至于老师讲的怎么样,有没有水平,绝对是第二位,甚至于末位的问题。很多学生,上大学,最重要的事儿,是混一个文凭,如果这个文凭的背后,还有一系列高分,那是最好。至于学到了什么,其实并不是他们所要考虑的。所谓名校的名头,在他们看来,也无非就像那些读EMBA的大款和明星一样,无非混个圈子,结识一些牛B的校友。
 
反过来,大学当局对于讲课,也不怎么在乎。我的感觉是,只要课堂上有个人在上面,无论讲成什么样子,都不会真的有人管的。人说,网络上没人在乎你是条狗,其实,大学也不在乎站在讲台上的是条狗。但凡认真备课,认真上课的老师,基本上都得不到好报。评职称,基本上不看这个,如果科研成果不够,特别是缺乏课题,根本就没有戏。相反,如果你课题多多,发表量多多,哪怕都是扯淡,课堂上瞎混,让自己的研究生上去对付,也照样是学校的红人。漫说评教授,就是长江学者,也没有问题。大学的主要目标,原本应该是培养学生的,但现在培养学生,倒成了第二位,甚至末位的目标。连博士研究生招来,也多半是为了给导师做科研的帮手,或者说科技民工。这些博士生的性趣是什么,想研究什么,根本就被搁在一边,想都不要想。
 
所以,现在的大学,一边是混文凭,一边是在卖文凭,两边配合得天衣无缝。学生明明是缴费上学,所学的东西,都是付费的,但却任凭卖方偷工减料,随意对付。付费本来是为了买知识,买技能,买本事,最后却落得个买文凭。学习过程,变成了走过场。虽然说,不是所有的老师都在糊弄,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在混,但糊弄和混的比例,的确很高,而且越来越高。
 
之所以出现的这样的问题,主要的症结,当然在大学。由于高度行政化的缘故,大学实际上跟一个个的衙门别无二致。衙门是需要政绩的,需要GDP的,大学也不例外。大学的上级部门,用政绩的绩效模式来管理大学,完不成指标,或者在大学的指标赶超中落后,就没了政绩。而这些指标,教学只能占一个很边角的份额,有时甚至不占份额。数字出官,数字也保官。什么叫数字?大学里的数字,就是那些课题,那些发表量。有用没用无所谓,但数字一定要好看。换言之,就是要多,而且高大上,争取更多的国家课题,更多的国家C刊,国际期刊发表。低水平重复不要紧,只要没有抄袭就行,如果有抄袭,能遮住就好。
 
这样的大学,玩的就是一个政绩工程,在这个工程里,学生的学和教师的教,都没有什么意义。
 
你们说,这样的大学,大学里的教师和学生,能好吗?
推荐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