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抄袭背后的故事

抄袭背后的故事

延安富县县委书记,在延安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。结果被细心的网友发现,1500多字的文章,居然跟新华社2015年的一篇900多字的评论,有800余字的雷同。也就是说,他这篇文章,把人家两年前的文章给吞了。
 
官场上的文字抄袭,不是新鲜事儿,新鲜的是,事发之后,富县县委宣传部马上表态,说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。等于明白告诉人们,这篇署名文章,根本不是书记写的。
 
秘书写稿,喜欢抄袭,恐怕不是一地一处一时的事儿,只要抄的对象里现在比较远,大家都有恃无恐。只是,有的秘书抄的有技巧,把人家文章打散了,张家的脑袋,李家的脖子,王家的屁股,反正官场文章,大抵就是那些事儿,那些词儿,只要文章不按排捋过来一模一样,又有哪个吃饱了撑得,管得那么多闲事?这回,富县的秘书,吃亏就吃亏在,抄的时候连起码的掺和功夫都懒得做了,整块原封不动地就搬过来。延安这个地方,还真有好事者,官样文章也看,硬是给查了出来,东窗事发。
 
领导的文章秘书操办,这不是秘密。但领导既然要署名,可以不负责吗?所有责任,都由秘书来负,这事儿好像也有些不妥。这篇文章,从内容上看,不过是一篇有关律己的道德体会,又不是什么重大的政策阐释,非借书记名头讲不可。如果一个书记想要发这样的文章,大可以自己操刀,用不着别人代笔。如果不会写,说明书记的素质和能力有问题,如果没有时间,不发也就是了。弄个秘书代笔,然后又被发现是抄袭,这不仅仅是秘书工作失误的问题,丢的,是书记的人,书记的脸。往轻了说,也有沽名钓誉之嫌,说重了,就是弄虚作假。
 
问题是,我们的官场,作假已经成了习惯,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,不合适。其实,在我看来,此事抄袭事小,署名文章代笔作假事大。书记带头这样干,不是自己写的文章,非要挂自己的名字。如果县委书记可以公开地这样干,那么一所中学或者大学的校长书记,要发学术文章了,是不是也可以让别人代笔然而署上自己的名字呢?被人揭发,就说这事官场惯例,大家都这样做。
 
三岁孩子都知道弄虚作假不是好事,但大人物们,却总是带头弄虚作假给孩子们做榜样。事发了,还一点羞耻感都没有,觉得再正常不过了。这说明我们某些地方的风气,离实事求是,实在是太远了,整个陷在假大空的泥潭里。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