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陌生人世界的道德感

陌生人世界的道德感

一般来说,在熟人社会里,只有在认识的人中间,才讲究道德,对陌生人,就要差些火候,甚至可以全然不顾。一个农业社会里的熟人世界,不是亲戚,就是邻居,或者沾亲带故,干了缺德事,被人指认出来,全家都脸上无关,甚至损及祖宗,此后多少年,一家大小都跟着抬不起头,做不起人。所以,轻易没有人敢冒险。然而,面对陌生人,就无所谓了。我们过去去农村调查,如果没有当地人陪着,在县城坐三轮都可能被人坑。如果进入一个陌生人的世界,似乎什么都可以不讲究了。出来打工的男孩子女孩子,在家的时候,男女之间连句玩笑都不开,但出来没过多久,就可以一个人跟几个人谈朋友,上床。农村出来做小姐的,最初也都是异地做生意。她们的逻辑是,反正也没有人认识我,做什么都无所谓。后来风气大坏,才会有笑贫不笑娼的事情,即使家里人知道了她们在外面为娼,只要挣到了钱,也在乎人说三道四了。同样,偷盗,抢劫,诈骗甚至制毒贩毒之类的坏事,一般也是在外地做。即使一个村子一半人都在制毒贩毒,那也不能卖给本地人。
 
其实,这样的状况,对所有人都未必有利。一个人进入陌生人的世界,如果没有熟人帮忙的话,恐怕首先被坑害的,就是他自己。当年上海的吃白相饭的混混,就是专门坑乡下人的。一个刚出道的乡下人,非得经过多少道的坑害,才能混出来。当年的帮会,在某种程度上,就是刚刚脱离了宗法环境的农民自助和自我保护的一种组织。在帮的人,即使远在他乡,只要能跟同一个帮会的人对上暗语,就是自家人,有人会像宗族弟兄一样帮你。
 
当然,即便如此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的人还是有的,帮助弱小,鳏寡孤独的事迹,也不绝于书。只是,与此同时,为非作歹的,特别坑害弱小的人,也是大把的。只是,后世的人,比较喜欢宣扬第一类的好人好事,后面的事儿,能不说,尽量不说。实际上负面的东西,远比我们知道的多。所以,在我们这个刚刚从熟人社会转型的社会里,让陌生人帮助陌生人,的确是是件难事。
在陌生人环境中,人的道德感是下降的。降多少,因人而异,但肯定比在熟人圈子里要下降一些。与此同时,由于人们还没学会跟陌生人相处,没有适用于陌生人的道德意识。所以,眼睁睁看着人家有难,自己躲了,心里的挣扎,会比碰上熟人这样做要小得多,相对而言,比较容易给自己开脱。退一万步说,即使有心要帮人,但也有些顾虑,也是不得不考虑的。
 
首先,我们可能不会帮人,比如说,碰上一个老人倒在地上,心脏骤停,有多少人会处置呢?如果碰上前几天驻马店的那位被撞倒的女子,有几个人能想起怎么样去帮她?是把她迅速扶到路边,还是在她前面挡着车?如果是后者,自己被也撞了怎么办?其次,这里面还有很多的风险,而且我们天天都能听到这里面的风险。好心帮人的人,反而被讹,被坑。存在于陌生人之间的种种风险和圈套,种种讹人的把戏。从古自今,这样的故事,一直在流传,在今天,大有愈演愈烈之势。作为一个普通人,其实真要是摊上了这样的风险,每每会承受不了的。
 
中国现在城市化的推进,已经到了史无前例的境地,在这种情况下,原来的熟人社会,基本上不是已经瓦解,就是正在瓦解。我们面临的,是一个空前规模的社会重建任务。我们的法治,我们的社会道德,面临了巨大的压力。显然,我们的肉食者,以及我们的社会制度框架,一时间还不胜任。还难以做到给做好事的以奖励,惩罚作恶者。熟人社会正在瓦解,但熟人社会的一些不好的习惯,却还在,甚至在支配执法者。
 
有些人还在幻想,把社会拉回去,重建农村,重建熟人社会,通过倒退来解决今天的困境。这样的乌托邦设想,如果仅仅是想想,还无所谓,真要是落实下来,恐怕造成的麻烦,比现在困境要危险一万倍。我们没有退路,只能往前走。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