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能占就占是冲着公地来的

能占就占是冲着公地来的

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,占着篮球场不让年轻人打篮球。这事在那些大爷大妈看来,理所应当。篮球场又不是谁家的,我们占了,自然就是我们的。凡是公共的东西,能占就占,不占白不占,是好些国人恒古不变的信条。基于这个信条,公共厕所的抽纸,才会被人成卷地拿走,节日摆放在公共场所的花盆,才会莫名其妙地消失。我们的一些渔民,采用绝户网,迷魂网,电网捕鱼,用先进的声呐追踪鱼群,务必捞进杀绝而后已,在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他们觉得海洋的鱼类,是公共领域的东西,不将之迅速变成自己的私家物,就会被别人拿走。经济学上的公地困境,说的就是这个事儿。
 
正因为如此,很多人对于污染,态度相当的纠结。一方面,他们对于政府的GDP主义导致的污染,尤其伤及他们自身,造成自身癌症高发的污染,深恶痛绝,但轮到自己头上,自家的农药污染,小作坊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,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。水和空气,都是公共的,我不污染,别人也会污染,能利用这个污染为我挣点钱,怎么污染,都无所谓。
 
鲁迅先生说过,中国人对于公共的东西,懂行的,就给它偷完,不懂行的,就把它糟完。他这话,原是对公共事务的管理者而言的,其实一般人也是一样。在大锅饭时代,由于社会上下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私有的,上上下下,就掀起持续地偷东西热潮,凡是公家的,能偷的,什么都偷。凡是厂里生产的产品,这个厂的工人家里都有,不偷不拿的,不是极个别的老实人,就是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及其家人。
 
其实,不用认真研究就可以知道,中国人是很在意子孙后代的。每个拼命挣钱的人背后的动机,恐怕都是为了儿子和孙子。拼命节省,拼命挣钱和赚钱,都是为了子孙后代。房子能被人把价格炒得如此离谱,在很大程度上,也是因为国人对为儿孙买房的冲动,是全世界各民族中最大的。
 
但是,恰恰是这样一个民族,却经常性地干着绝户的事儿。海里的鱼捕干净了,也就算了,反正不吃鱼也能活。但是,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,把空气污染了,把水污染了,把土地也污染了,污染到令人发指的程度,你让子孙后代怎么活呢?大人物不管这个,家乡污染了,整个国家都污染了,只要他们能挣到钱,移民到澳洲加拿大和美国,就没事了。但是,小百姓怎么办呢?就是有心移民,有本钱吗?
 
用绝户办法,为子孙后代挣钱,这就是我们这些小民干的事儿。有些事儿,是跟大人物有关,是他们让我们这样干的,有些则出于小民的主动。无论哪一些,其实都跟国人的短视和精分有关。我们有些人,居然能够把原本联系密切的一件事,活生生截成两段。一边干着绝户的缺德事儿,一边却坦然地认为自己是在为子孙谋幸福。
 
从占便宜,走到绝户,这条道,从头到尾是如此的顺畅。
推荐 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