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告状精的往事

告状精的往事

有人问我,发现同事出轨,要不要告诉同事的配偶呢?当然,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不同的,如果让我选择,我多半是选择闭嘴。因为我实在想不明白,这种事儿做了之后,到底是算好事还是坏事。万一惹出人命来,弄不好要后悔一辈子。人家夫妻的事儿,还是由人家自己操心最好。但是现实中,出轨的人们一旦被熟人发现,无论这个熟人是同事还是亲友抑或同学,有很大的可能是会被泄露出去的。发现了熟人的秘密,尤其是有关男女之间的秘密,很多人是憋不住的,即使没有向当事人告发,也会告诉自己最亲密的人,而最亲密的人还有另外的最亲密的人,于是,用不了多久,地球人就都知道了。然后,肯定会有一个好事者,最终向当事人捅破窗户纸。
 
国人喜欢多事,喜欢告密,是从小训练出来的。凡曾经是淘气的男孩子,几乎都有一个有关告状精的痛苦记忆。小学和中学,甚至大学,喜欢调皮捣蛋的学生,但凡干点出格的事儿,都会遭遇告状精的告发。我在小学的时候,其实还算是个乖孩子,但男孩子总难免会干掉淘气的事儿,只要是干了,几乎都会被人告老师,一顿臭训,免不了,弄不好还会被老师告诉家长,挨一顿胖揍。
 
中小学的告状精,几乎都是摆在明面上的,尽管开始的时候,他们还神神秘秘,但过不了多久,就会露馅。孩子没有大人道行深,而且也不觉得这种事儿怎么丢人,所以,暴露是早晚的事儿。还有的告状精,从一开始就明目张胆,“告老师”这句话,是挂在她们嘴边的,这样的人,大多都是女孩子,有些人长得还不错,挺遭男孩子喜欢的,但就是喜欢告状,大事小事鸡毛事,都告,告了几次,就感觉面目可憎了。而老师一般都鼓励她们告状,从来不会因为频繁地告状而感到厌烦。告状精往往还会得到奖励,给个班干部做做,多一朵小红花什么的。受到鼓励的告状精,气焰就更加嚣张,自然,我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
 
当然,我们也会反抗,比如趁告状精不注意,把她的小辫子绑在椅子背上,她一起身,就被抻一下,我们哈哈一笑,但她要是问责,我们肯定是不会承认的。即使告到老师那里,也不过是把几个可疑人士都找过来骂一顿,但气毕竟是出了一点。
 
这样的鼓励告状,或者说告密,在老师来说,都是为了学生好,或者说便于严格管理。但其实真正坏事的,就是这种行为。学生中互相猜忌,互相敌视,或多或少,都跟告状有关。本质上,就跟夫妻出轨,有人掺和告发一样,摆在面上的动机好像也挺好的,但后果每每是灾难性的。西方人也爱告警察,但一般都是因为自己利益受损,或者为了公共利益,而我们的告密,却每每损人不利己,就是为了让被告的人倒霉。老师鼓励告密,事实上是在培养一种恶德。
 
多少年过去之后,当年的小学生变成中年人了,告状精和被告的人相见,也会相逢一笑,如果回忆当年,告状精多半是会后悔的。但在取得这个认识之前,每每会经过好些的曲折和教训。但是,一代又一代,老师依旧在重复着过去的故事,鼓励一茬又一茬的告状精惹是生非。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