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需要交保护费的幼儿园

需要交保护费的幼儿园

过去的学生,他的儿子才三岁,在幼儿园被阿姨打了。我让他维权,他说不敢。“老师,你不知道,如果我维权了,不仅这个幼儿园不要我儿子了,所有的幼儿园都进不去了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给老师送礼。”
 
一打听,还真是这样,现在的幼儿园,孩子家长给阿姨送礼的事儿,稀松平常。每年各种节日,提前就得打点好。而且送礼的水准,芝麻开花节节高。上面也不是不管,管得越严,家长就越是为难,礼是必须送的,管严了,送礼的名堂和技巧就高了,反正挖空心思,礼也得送进去。幼儿园阿姨,真正动手打的,也许并不多,但冷暴力很厉害,不让你家孩子跟小朋友们玩,一个人罚站,等等,等等。为了不让孩子吃亏,家长就得低三下四委屈点。
 
当然不是北京所有的幼儿园都这样,但这样的事情,却大有蔓延之势。世界上的事儿都是这样,学好难,学坏容易。学坏了不受惩罚,好处大大的,谁能不学呢?
 
在这个事情里,最令我感到愤怒的,还不是阿姨打孩子,尽管这种事儿,已经很令人发指了。如果搁在我头上,就是天王老子,我也得跟她们算账,非把事情弄个明白不可。最令我诧异的,是我学生说,如果维了权,不仅这个幼儿园不要我们孩子了,北京的所有幼儿园就都进不去了。他还打了个比方,说你当年跟领导吵架,还不是哪所大学都不敢要你了?
 
当然,我学生说的这个话,也许并不确切,有点水分,怎么可能全北京的幼儿园都不要了呢?但在我求证了其他一些有孩子的年轻人之后,他们说,还真有可能这样。因为不管此事的是非,家长一旦维权,在幼儿园眼里就是刺头,没有任何一个幼儿园,乐意收一个刺头的孩子进园的。
 
儿童是我们国家的未来,在发达国家,如果成人敢对幼儿园的孩子动手,是要判重刑的,在我们这里,连维权讨个说法都难,想到这里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的幼儿园阿姨,变成这样了呢?(当然我不是说全体)这样的收礼,岂不就是跟流氓收保护费一样,谁给了,我不清楚,但谁没给,我是清楚的。送礼的,不见得就会有特别的照顾,但不送礼的,一定没好果子吃。而且越收,胃口越大。一茬又一茬,风气只能越变越坏。变到最后,我们的幼儿园阿姨,到底会是个什么形象呢?我们的幼儿园,到底会是个什么东西呢?
 
幼儿园是可以民间办的,按道理,一旦市场紧缺,供给就会增加。可是,不知为何,北京的幼儿园一直都非常紧缺,无论幼儿园怎样不堪,阿姨怎么不像话,别人想进还进不来呢?似乎,一个表面上市场化的幼儿园行业,始终都维持着紧缺状态,想靠市场自身的力量,改善幼儿园的服务,居然根本没门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上级机关的管理。然而,不管还好,越管越糟,就像我开始说的那样,严管的结果,只是给送礼的家长添了麻烦。
 
我们在饭店吃饭,没有说因为吃出一个苍蝇,维权讨说法了,任何一个饭店就不让我们进了。但为何幼儿园会这样?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这个市场有问题,属于畸形不开放的,能进来的,都是有门路的,事实上形成了垄断。于是,才有了这么些北京大爷式的幼儿园。
 
我没有第三代在北京上幼儿园,但孩子的事儿,兹事体大。希望有人来调查一下,管一管。祖国的花朵,不能只挂在嘴上和纸面上。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