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“假”的滥觞

“假”的滥觞

眼下,网上兴说“假”。以前的假烟假酒假鸡蛋假奶粉之类,已经不足以刺激人们的神经了。连骗子常用的假警察,假司法人员的招数,也稀松平常。现在时髦的是,假工厂,假机关,假剧组,连找个女友,明明在线下见面了,验明正身,居然也是假的。可以说,连续多少年,网络热词,都该是这个“假”字。
 
作假,从来都是一门生意。古代骗子这个行当,有四大门,蜂、麻、燕、鹊。其实每一门都离不开作假。漫说娶的媳妇,可能是人家放的鸽子,就是做官的,那时候也没有照片,也一样可以有假的。偏远地方,冒出来个假县令,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 
然而,作假做到今天这样,满地都是,几乎每天都能碰上,让你随时提心吊胆,倒也是古人无法想象的。作假做到连假字都不好意思了。
 
当然,由此可以催生出一门新的生意,教人防骗,辨析假货。现在专门的班已经有了,估计不长时间,就会有专门的学校出来了。大学里开设防骗专业,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儿。然而,尽管如此,假还是防不胜防。一来人们即使进了专门的班学习,成绩好坏有差别。二来就算学好了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人家作假的技术又上新台阶了。
 
在我看来,现在作假的之所以如此泛滥,关键是我们的社会,真假难辨。说假话,办假事儿,几乎每个人都难免。有权势的人和机构,包括学校,口说要实事求是,不说假话,但实际上,说假话的有奖,讲真话的受罚。不用举别的例子,一所大学,如果里面出了点事儿,有人学术造假了,里面的人敢对外面的人实话实说吗?更别说对媒体曝光了。如果真的说了,这个人多半在里面待不住。
 
过去,据说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。现在,不说假话,连小事都办不了。人人都讨厌假,但几乎人人都在作假。所差的,不过是大小之分,五十步与一百步之别。连本该最严肃的各种统计数据,都一级一级造假,还有什么不能作假呢?作假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有权势的人首倡的。
 
遍地是假,不言而喻,是我们正在遭遇整个社会的诚信危机。这样的危机,让所有人都受害,受大害。但是,说假话办假事的人,不是少了,而是多了。有心做骗子害人的,当然没有那么多。很多人说假话,办假事,仅仅是为了自保,为了讨好大人物,保住自己的饭碗或者乌纱帽。但风气一旦形成,就给骗子大开方便之门,让骗子们如鱼得水。风气所致,一些原来的老实人,在吃人骗了之后,也加入到骗子的行列中。
 
不消说,这样的事儿,单靠报警,单靠警察,是遏制不了的。什么时候,说实话,说真话的人,能不再倒霉了,也许风气就开始变了。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