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剩下的春节

剩下的春节

农历的春节,是一个中国人在农耕时代最盛大的节日,象征着万象更始,新的一年的开始。不管这个节日有着多少的禁忌,多少的讲究,但一个最大的特点,是热闹,跟吃喝玩乐掺和在一起的热闹。如果没有这热闹,人们就会觉得没有了年味。
 
然而,在当今之世,这种年味,还能保持吗?
 
本质上,过年除了大年三十守岁,是一家人在一起的事儿之外,年前年后,一直到正月十五,几乎所有的热闹和吃喝玩乐,都是一个熟人社区的事情。拜年,走亲访友,闹社火,舞龙,扭秧歌,庙会祭神拜神,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大,而且组织能力超强的熟人社区,这些事儿就没法弄起来,弄起来也不热闹。而不热闹,在那个时代,就意味着本社区来年的日子要完蛋,至少,在人们心目中有这样的感觉。
 
所以,春节迎神赛会,闹社火,舞龙,扭秧歌,是各个村庄显露本事的机会,非得有能人领头,整个社区齐心合力才能露一手的。这里面,不仅有技艺,还有服装,装饰,更有组织能力。正月十五的灯节,也是各个社区争奇斗艳的场合,这里面,自然也是社区展示实力的所在。
 
春节放鞭炮,其寓意当然是驱魔走鬼,连带着除去瘟疫。但是,每家每户也每每借此争强斗胜,比谁家放得多,放得响。至于花炮,也正是在这比赛中,才变得如此五彩多姿,花样繁多。
 
每逢过年,除了年三十之外,剩下的时间,大人孩子,满世界乱窜,走东家,窜西家。磕头拜年,讨取红包。一个熟人社区,在这种时候,家与家之间,已经没有了分别,没有了界限。然后走亲访友,再把这种感觉带到亲友的社区。只有熟人社会,过年才热闹,才有年味。
 
只要这样的社区发生了变化,无论是人们进了城,住进了商品楼小区,还是平时外出打工,过年才回家,春节就都会变味。城里原来街巷里弄胡同,大多已经拆迁,老街坊邻居大多消散。新的小区,对门邻居,老死不相往来。熟人社区,已经不复存在。至于农村,由于城镇化的结果,能人大抵进了城,剩下的,青壮年也进城打工,只有在过年才回来。就算政府有这个心,也乐意出钱,但组织一场过去模样的社火秧歌,偶一为之可以,基本上难以为继。因为,社区已经没了。加上人出外讨生活,不复有过去农耕时代的纯朴,人与人的关系变得复杂,铜臭味足了,人情味淡了。再想找回过去的感觉,即使在非常偏僻的农村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至于制造热闹的鞭炮,在农村当然可以放,但人们比试的心气已经淡了。而在城市,住在高层建筑里的人们,如果每家每户都像在农村那样放鞭炮,基本上像是发生一场战争,爆炸声震耳欲聋,非把病人老人和孩子吓坏了不可。这里,还没有提人们对雾霾的担忧。
 
越是往前走,中国人的春节,就越是残缺不全。年复一年,人们感慨没有年味。年味,却很难回来。春节,需要改变,变成什么样?那就要看中国人自己了。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