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民间陋习该怎么改?

民间陋习该怎么改?

贵州凯里出台禁令,复婚再婚不许办酒席。类似的禁令好多地方都有,有的规定了酒席的桌数,一桌酒菜的金额,甚至连一包烟限制在多少钱之内,都有详尽的规定。出台这样的禁令,听起来很奇葩,但目的其实并不坏,是为了改变民间的陋习。具体地说,就是防止有人离婚请客,复婚再请一次客,狂收份子钱。请客的陋习,流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怎么也有30年了吧,但凡熟人之中有人因为什么请客,大家就得随礼。婚丧嫁娶不消说了,孩子上学,父母过寿,孩子满月,都会有人请客,帖子一过来,大家都知道,要破费了。这样的请客,早在20年前,就已经变得非常荒唐,人们挖空心思找名目,你一年请四次,我一定想办法请五次,水涨船高,大家比着来,最后,连老母猪下崽,都要请满月酒了。人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请客,礼尚往来,而是赤裸裸地敛钱。结果所有人都赔累不堪,一年的收入,一半送了礼,害得谁家的酒,都喝得不消停。
 
这是陋习甚至可以说是恶习,谁都知道。但是几十年下来就是改不了,因为已经把钱送出去的人,还在等着把钱收回来,中间冷不丁停下来,肯定有一些人受损,所以,只能一天天往下靠。最后结算,除去浪费的酒席,大家其实大抵收支平衡。只有少数人,会多想出些办酒的点子,多弄大家一些钱走。
 
显然,对于像贵州凯里这样的地方来说,更恶的恶习,其实是赌博。每年到了年关,各地打工的人回乡,大家腰包鼓了以后,纷纷开赌,有的把一年的辛苦钱,都输掉了,家里大人孩子过不下去。而且一个地方,因为赌博而引起的纠纷,甚至恶性案件,每年都会有几起。这事儿,已经涉嫌违法,政府有关部门倒是真该管,可是,还真没人管。
 
至于请客这样的恶习该怎样克服?显然不可能靠政府的一纸禁令。这样的禁令虽然看起来十分严肃,甚至可以说杀气腾腾,但是,顶多顶多,只会有一时之效,过了一时,还是一张废纸。政府虽说够大,但是谁能够督促检查酒席这档子事儿呢?哪里有这么多的人手,不仅到酒楼饭庄,而且到人家家里一家一户地查呢?这种基本上没有可操作性的禁令,也就是刚出台的时候,碍于领导者的面子,有人查一下,然后就会放羊。
 
如果我们的社会还是计划经济状态,所有人都在一个由一元化领导的单位里,城里人在企事业单位,农村人在人民公社,那倒是可以用政府的一纸命令,移风易俗。但是在今天,政府已经完全没有了这个力量,也没有这个必要。别说办酒席的事儿,就是丧礼上跳脱衣舞,那样伤风败俗的毛病,制止那么些年,都制止不住。
 
这样的恶习,要想改掉它,唯一的办法,是推进城市化。进城居住之后,原来的熟人圈子被打破,随礼这事儿,也就自动消失了。城里的小区,对门住着,几年都不认识,那里有可能接到随礼的帖子呢?即便是在一个公司,现在流动性如此之大,真正谈得上是朋友的,不过就那么几个人。总之,生活习性和形态变了,原来基于农业社会的陋习也就自动消失了。
 
这样的事儿,政府别太自信,干不了就是干不了,硬干,招人笑话招人骂。说到底,这些事儿,是个人的私事,好也罢,坏也罢,就算母猪下崽请满月酒,你都管不着。硬管,说白了,本身就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政府陋习。
推荐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