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领导:冒号!

领导:冒号!

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最近下令,要求各个电视台取消嘉宾主持。电视节目中的嘉宾就是嘉宾,不能做主持人的活儿,串场什么的,都不能做。消息一出来,马上就有人说,这回,“非诚勿扰”节目有麻烦了。其实,在我们这个每事必问,事必躬亲的总局一道又一道的禁令下,有麻烦的岂止是“非诚勿扰”?刚刚播完的电视剧《武则天》,不也撤下重剪,弄得满屏都是大头娃娃。不仅电视,其他各处也满是领导们辛劳的身影。别的领域,政府审批在大幅度削减,唯有咱们这边,风景独好,什么都要管。就出版而言,眼下每个出版社的选题,事实上已经都得总局审批了,原来出版条形码,仅仅是个走过场的程序,现在已经变成一道难过的韶关,任你愁白了头,也没准过不去。其他如新闻、电影,也大抵如此。只要总局不开口,什么事儿都别做,做了也白做。

当然,电影、新闻和出版行业,管是管得严,还没有管到具体的操作环节。顶多是事后不批,让你白忙活。而这回的禁令,实际上是针对电视节目的制作环节的,连嘉宾不能串词这样具体而微的细节,都定出了规矩,真是心细如发。都说细节决定成败,这样管到节目细部的领导,真是辛苦。只是,这样的管法,好像应该是电视台内部制片人的活计,平时,连台领导都不会过问。总局领导一杆子插下来,是不是太累了呢?如果这样管的话,那么,还要电视台干嘛呢?就像教育部有一段组织教学评估,管到课堂教学的每个环节。当时我就建议,各个大学都取消算了,成立一个教育部大学,下设各个分部,北大叫中关村分部,清华叫五道口分部,人大叫黄庄分部……。现在,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英明领导下,各个电视台也可以取消了。一个总台足矣,每个省市都设分部,分部下面设支部。所有的节目,统一由总台负责具体的节目设计。省得老是下禁令,批评下面不听话,担惊受怕还受累。

我不是总局领导肚子里的蛔虫,不知道他们这样事必躬亲,到底是怎么想的。我想,其实他们这样做,真是好心,担心下面犯错误。恨不得一双手,把所有的事儿,都管起来,晚上才睡得踏实。与其像电视剧《武则天》那样,播出来之后,再停播重剪,不如未雨绸缪,干脆釜底抽薪,让你没有犯错误的机会。汉文帝时禁酒,有人带着酿酒的工具在路上走被抓,说是违法了。有大臣说,大街走着的男男女女,都在犯淫,因为他们随身带着犯淫的工具。真事儿的,为了防止人们犯错误,最好的办法,是事先给他们都阉了。在担心出事的人眼里,什么场景,什么事情,都可能出事儿。时间长了,难免疑神疑鬼,满眼里,这也是事儿,那也是事儿,女孩儿下面露多了不行,上面露多了,也不行。讲现实有风险,讲历史有影射,讲神话有迷信的嫌疑。语言娱乐类的节目,不火无所谓,一火,总担心会出什么岔子。

嘉宾都是业余的,纪律性不强,让他们做嘉宾主持,没准就会乱说话。所以,多说话的机会,还是给专业的主持人最好。天下做主播的,机会难得,轻易不敢造次。这样一来,犯错的几率将会大大降低。这是我瞎猜的,也许,人家总局的领导,是在下一盘大棋,为的是提高主持人的专业性。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多跟非专业,但有别的专长的嘉宾主持互动互动,岂不更好?世界上语言类的电视节目,哪里有我们这样的严格的分别?还不是怎么让节目好看,就怎么来。似乎,让嘉宾多说几句,天也塌不下来。

当然,天是塌不下来,但担心天塌下来的人,世界上总是会有的。春秋时节有个杞国人,没事就老是担心这个。很累,很焦虑。别的领域的领导机构,无论动机如何,最担忧的是,这个领域的事业不红火,而我们这个总局,则总是担心下面事业太火了。当年著名演员赵丹死的时候有言道,管得太死,电影没有希望。其实,管什么管到这个份上,都没有希望。

 
推荐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