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甘阳为什么会挨打?

甘阳为什么会挨打?

很早就听说过甘阳,据说,此人属于那种“斯人不出,如天下苍生何”的大师级人物。可惜,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,连远远望一眼的机会都没有。然而,这位声名如雷贯耳的大师,却挨打了。报道上说,在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会议上,一位这个学院的年轻教师,上去给了身为学院院长的甘阳几个耳光。还好,甘阳没有还手,挨打没有演化成一场厮打。

甘阳是当今闻名的左派学者,官衔不仅有博雅学院的院长,还是中山大学高等研究院的院长,通识教育的总监。他的被打,肯定不是因为他是左派,并非立场之争,却跟他的官衔有关系。报道说,那位动手的年轻人,迟迟评不上副教授,按照中山大学的规矩,非升即走,眼看就要被解聘,换言之,饭碗要砸了。

得知甘阳大师被打的消息,别的不讲,这个博雅学院的牌子,看来是砸了,连教师都上演全武行,还谈什么博雅呢?当然,当今之大学,各个学院院长跟教师之间,矛盾激化的,肯定不是这一例。开打的,也冒出来若干,只是,被打之人,都没有甘阳这样有名,网上没有人乐意传就是了。至于那些尚未开打的,彼此恨得牙根痒痒的,不知凡几。

眼下中国的博士大跃进,不仅本土博士乌央乌央地涌出来,海归博士也日渐其多。但凡像点样的大学,想进去做教师,一般都非海归不问,现在已经到了非海外知名大学海归不问的地步。所以,在大学找个教职,眼见得是越来越难了。引进的非升即走的制度,又逼得这些刚刚步入学术领域的年轻人,拼命出成果,出的不够,就要被淘汰,重新找饭辙。别的不讲,这个人就丢不起。

这种非升即走的制度,据说是引进美国的。但是,人家大学的学术自由,大学自治和教授治校不引进,单单引进这个,合理吗?讲理吗?当然不。原本就是头驴,非要安一条马腿,能不跛脚吗?因为这个,就会出麻烦,甚至大麻烦。因为,职称评定,就未必公平。在一个官僚主导的行政化大学里,年轻教师评职称,院长至关重要。不管甘阳是不是学者,是左派还是右派学者,只要做了学官,就只能按照学官的逻辑办事,否则,这个官儿就干不长。就算甘阳想好好干,道德上也没瑕疵,也抗不过制度。最大的问题是,这种官僚主导的职称评定体系,本身的公正性和合法性是很可疑的,很难让人心服口服。就前几天,我得知一个中国最著名高校的案例,一位有四部专著,几十篇发表在国内外顶尖学术期刊成果的,跟另一位只有一部内部编著的PK,结果居然是后者获胜,把人家学术成果多的硬给踢下去了。这样的离谱的案例,比比皆是。这样的学术评价和职称评定体制,每每让人出离愤怒,但却无可奈何。

甘阳被打事件里,那位年轻人有多冤,我不知道。甘阳挨打冤不冤,我也不知道。现在传出来的消息,都是混乱的。想必不是个中人,不专门花功夫,是弄不清楚真相的。但是有一定肯定是清楚的,甘阳在这些年轻教师的职称评定上,权力是相当大的。到底是他是因为不能秉公办事导致了耳光,还是坚持原则遭了打,我们没法说。但是,这样的体制,的确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。学术归学术,权力归权力,学术评价体系让学术共同体来操心,院长之类的,做个召集人也就罢了,别真的变成一个手眼通天,也权势熏天的官僚。当然,这样的改革,在中国,实在是太难了。

最后,还要郑重地提一句,不管怎样,打人都是不对的,就算院长可恶,也只能文斗,不能武斗。不是说,甘阳是个左派,就该打。其实,在这样的体制下,院长就算是右派,也差不多就是那个德行。站在左边还是右边,首先都姓官。虽说当今之世,做一个左派,或者知名左派,做起官来比较容易些。

推荐 2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