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政协委员雷语

政协委员雷语

政协委员雷语

张鸣

这年头,是个经常能被雷到的岁月,每逢各地开两会的时候,雷人雷语问世的概率就比较高。四川的政协委员,提议要恢复古代礼仪,男人作揖,女子万福。而云南的政协委员胆子就更大,公然宣称应该加大贫富差距,因为古代越是贫富差距小的朝代,越是贫穷,贫富差距大了,才能给后世留点东西可供发掘。

古代的官儿,有一种是专门要说话的,人称言官,历代称谓不同,大体就是御史和谏官。他们别无政务,干的事,一是给各级官员找茬,弹劾人。二是给皇帝提意见,或者给当家的大臣提意见。总的来说,每年都要找点事来说说,不说,就等于不称职,乌纱帽就有危险。但是,在那个时代,摊上皇帝是明白人还好说,如果皇帝本身就是个昏君,那话可就难说出口了。弹章一不留神碰到了硬茬,人头都要落地。不好说,还要说,就难免胡说。明朝有御史上了一本,说是进京驼煤的骆驼,拉骆驼的每每横着骑在骆驼上,有碍观瞻,说是建议皇帝下令,不许拉骆驼的横骑。这样的建言,虽说有扯淡之嫌,但毕竟冲着民生来的。清朝的满人御史更神,有人居然建议,派关云长重镇荆州,给他一个反把的机会。

现在,我们的政协委员,按道理也是建言的。不仅要提建设性意见,还要提批评意见。用老百姓的话来说,就是跟领导们共商国家大事。不知道是古人的难题,今人也有呢,还是今天的政协委员,有好些根本就没有议政能力,抑或两者兼而有之。反正每年开两会,总会有人出来雷人。可以理解,开会是要说话的,不像投票,可以闷声来。一说话,就难免有失。

今年的雷语,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批。会场又不封闭,记者来回走,人多嘴杂,消息没有不透出来的道理。

不过,雷人归雷人,年年照雷。会场内外,网上网下,实际上没有人把这事当真,也从没听说雷人的委员,受过什么处罚。场外的人们听了,也就当一乐,互相一传,哈哈一笑了之。骨子里,就没人把两会当真。所以,有人具有娱乐大众的精神,出头逗大家乐一乐,笑骂固然笑骂,但笑过骂过之后,还多少有点感激。毕竟,这种政坛笑话,让乏味的生活多了点滋味。

其实,两会有没有用,是因人而异,因地而异的。这些年来,虽说整体上两会没有太大的改革,但也不能说一点进步也没有。有的地方,比如广州,委员们在两会还真就能说点什么,对政府的行为,多少有些制约。这些年一些地方推进预算改革,在很大程度上,激活了两会,审议预算,对遏制政府乱花钱,还是有作用的。一个一直着力推进这项改革的学者告诉我,在很大程度上,中国的事,还是事在人为。

也就是说,两会的委员们,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,别把两会当成了清谈馆或者演艺场。会说,就多说点,不会说,就少说点。而场外的民众,也别老不把两会不当回事,眼睛盯着点他们,让他们少说废话,不说雷语,多说点跟国计民生有关的话题。

推荐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