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鸣 > 对新的一年,我们能期待什么?

对新的一年,我们能期待什么?

对新的一年,我们能期待什么?

张鸣

期待未来,是一件相当不靠谱的事,但人们都喜欢做。上世纪30年代,报纸让一些名人说出对下个世纪的期待,周谷城先生的期待,是中国人都用上抽水马桶。也是上个世纪,爱因斯坦还活着的时候,有好事者弄了块不锈的金属板埋在地下,请些名人写了些话刻在上面,留给后人看。其中爱因斯坦的话的意思是,期待后人更文明,更聪明些,否则就让他们去见鬼。

21世纪已经过了10年,地球上的人没有更文明,更聪明,我们中国人也没用都用上抽水马桶。记者让我对明年,即2011年做一点期待,时间跨度不大,但我仍然感觉摸不着头脑。这年头,给人算卦的人特多,算四柱的,算水晶球的,算塔罗牌的,但就是没有给国家算命的,什么家伙什都没有用。生活在这个特别的时代,不幸做了中国人,明年能发生什么事,还真就没法说。

2010年,是个特别的一年。这一年,很多人,从高级干部到平民百姓,从草根律师到大牌学者,从媒体记者到NGO的志愿者,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,感觉好像这个国家已经到了要发生点变化的时候了。怎么变,变什么,言人人殊,但似乎真的要变了。虽然说,绝大多数人都希望国家往好了变,但人人心里,都惴惴的,大家都没底。

政治体制改革,是很多人期待的事儿,下半年温家宝总理高调喊了一嗓子,让大家都很兴奋。有的人甚至还预期,改革马上就会推开。然而只听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。这是因为在另外一些人眼里,中国挺好的,没有必要改。不仅不需要改,还有中国模式要推向世界。中国模式之外,还有一个重庆模式。这些模式到底什么模样,现在还不大清楚,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就是都不需要政改。

不需要政改的模式,自己关起门来吹吹倒也无妨,但输出就有问题,所谓中国模式,无论怎么看,都离不开“低人权优势”,要输出,也只能去非洲,连拉美都去不了,在非洲,也得偷偷摸摸的。至于重庆模式,输出到国外当然没门,但在国内扩张,却不无可能,虽然人们会担心文革来了,但是不排除某些领导人对此情有独钟。红星闪闪的意识形态,雷厉风行的政治运动,雷霆万钧的行政高压,国企和外资联手,挤走了民资的畸形市场经济,这样的模式,与其说是一场改革,不如说是一种冒险性的试验,拿几千万人当小白鼠的试验,或者干脆就是一场豪赌。可是,即使风险巨大,风险也只落在小百姓头上,小百姓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可以预期,明年中国模式冲不出亚洲,走不向世界,而重庆模式倒有可能四下渗透,如果短期内这个试验不垮台,喜欢这口的人,总会兴点风浪,因此这个模式的声势会更大。

这两年,中国的日子不好过,不仅欧美找我们的麻烦,周边国家敌意增加,连一向友好的非洲和阿拉伯兄弟,也变得不可捉摸起来。过去跟我们关系还算不错的韩国和日本,近来跟美国走得异乎寻常的近,离我们渐行渐远。彼此关系,麻烦不断。似乎,我们得罪了所有的人,周边只剩下了一个盟友朝鲜,但是这个靠我们输血活着的盟友,却总给我制造麻烦,让我们尴尬。

不见得是所有人都嫉妒我们,毕竟,中国的崛起,让人家有些担心。以前,世界觉得他们知道我们去哪儿,他们可以预期我们的行为。但是,突然之间,他们发现他们弄不清这个崛起的大国要走向何方了,迷惑带来了困惑,困惑的表现,则是敌意。具体地说,这个西方主导的世界,是在犹豫中遏制中国。

当然,在新的一年里,敌意还会存在,世界的担心不会消除,敌意和遏制会不会加剧,就要看中国的运气了。

2010年,是官民冲突加剧的一年。强拆、自焚事件此起彼伏,群体性事件,群访事件都没有消解的迹象。如果有中国模式,那么利维坦式的行政体系笼盖一切是一个最大的特征。官民之间,官方掌握一切资源,而民则一切都可能被官方吸走,官民之间的不平衡,达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境地。民这一面对官方的憎恨,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热度,网上网下,但有官员出事,人们连起码的人道关怀都没有,一致幸灾乐祸。社会上的偶发事件,往往是当事人以官自居,或者就是官员本身或者官二代。但是,为了官方的利益,地方上的强拆仍在继续,侵吞农民土地,强迫并村的恶性事件,仍在发生。官民冲突,官的一方是冲突的主导者,但这个主导者并没有停火的意思。

可以预计,新的一年,官民冲突依旧,一切都不会改变,官儿还会抓紧时间,四下放火。

2010年,也是中国的教育继续恶化的一年。孩子的恶性竞争,已经蔓延到了幼儿园。而大学却正在废掉。最近的蚁族研究表明,从前多为三流大学毕业生的蚁族,现在已经有将近三分之一,是所谓211大学的毕业生。这不仅是大学扩招的恶果瓜熟蒂落,大学就业形势的恶化,而且也是这些年中国强化突击重点大学战略的失败。而据说就要推开的教育改革,由于方案上根本排除了去行政化的内容,做到最好,也无非是枝枝节节的修补,于大局没有任何帮助。

同样,令人忧心忡忡的社会阶层固化的问题,在新的一年里会愈演愈烈。官一代会努力为自己的后代创造条件接班,官二代会努力争取接班。而原本应该全国统一的公务员考试,由于利益集团的需要,仍然无望改革,还是各搞一套。所以,官员阶层,还会继续引领阶层固化的潮流。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们,上升会愈加无望,因为所有的渠道都不畅通。由于新的一年房价依旧高企,中产白领的房奴生涯不大可能缩短。加上新生代大学生的竞争,使得白领的劳动力价格一直在走跌(农民工的价格倒是还有可能走高),大量的中产会继续向低层滑落。

在新的一年里,文化依旧暧昧,三俗三不俗难分彼此。拼力挤出来的文化热点,都是炒作之功。厚黑,阴谋盛行,社会风气不会有太的好转,大家都在争做诸葛亮,实际结果却是多数人做了阿斗。官场带头,民斗不过官,在文化上跟着走,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。

新的一年,唯一的亮点就是微博。微博一年,就已经创造了奇迹,再有一年,还不知会怎么样。在微博上,讨论可以几十,几百甚至上千人一起进行。有些道理,说着说着,还就是清楚了很多。有了微博,公民记者成为了可能,所有的记者封杀令,在微博面前都化为乌有。有了微博,记者也长了翅膀,微博不仅提供新闻源,还提供很多便利。有了微博,维权有了捷径,网上网下,公民社会迅速发育。当然,也许微博在新的一年会厄运当头,被封掉。但是,据我的判断,封掉的可能不是没有,但比较小,最大的可能还是加强管制,可是,管制终究不大有效。

新的一年,我们能期待什么?其实也要看我们自己。佛说,欲知来生事,今生做者是。

信夫!

 
推荐 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