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6年12月05日 14:06

消费善良?

每一次募捐不实的事件出来之后,人们都会在网上大叫,这是消费善良,还有人说是消费正义。其实,不管是骗捐还是不说实话的募捐,都是在消费人们的善心。在这里,善良是被消费了。
 
在这个消费的时代,什么都可以被消费,当然善心也不例外。街头的乞讨者,有几个是真的呢,还不都是在利用人们的善心。尽管有多少报道,说乞丐都是职业的,有的甚至借此发财,但是,还是有人上当,只要行乞者伪装的足够的好。当然,在今天这个手机互联网时代,人人低头看手机,只要招数得当,骗取人们的善心募捐,规模之大,数量之多,多少个街头丐帮都比不了。一旦实情败露,剧情反转,反弹也更是强烈。
 
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10日 09:34

此次美国大选的吊诡

此次美国大选,事先几乎没人站台的川普,出人意料地取得了胜利。而在选前几小时,由于FBI做出了对希拉里邮件门事件不起诉的决定,各路民调,绝大多数看好希拉里。被认为是搅局的爆料大王阿桑奇,皮里阳秋地说,川普不可能赢,因为财团不支持他,学界精英不支持他,媒体也不支持他,娱乐界明星更是烦他。其实不仅如此,美国多数的盟友,也不支持川普,连他代表的共和党大佬,也不支持他。
 
然而,令所有观剧的人大跌眼镜的是,川普赢了。
 
对我来说,最吊诡的事情,莫过于美国的民调。像这样民调大失水准的现象,在美国选举历史上,据说只出过一次,而且错得也没有这样的离谱。美国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28日 09:31

家族架构与公司架构——关于“封建制”和“郡县制”的思考

“封建”和“郡县”,属于中国古代制度的大框架。自秦统一以来,哪种制度更好,就一直争论不休。虽说“历代都行秦政事”,但封建也并没有真的全身隐退,时不时地就冒出头来,在郡县之中插上一脚,西汉初年大分封,到了刘邦的重孙子辈上才摆平,此后西晋、元和明初,都部分地实行过分封。到了晚近的光景,史学界由于五段论的思想指导,传统的封建和郡县的争议就更是显得夹缠不清,只好自我解嘲说此封建不是彼封建,硬性地将传统“封建”“郡县”话语中的封建,跟feudalism划清了界限。其实,在所有的政治名词的英汉对译中,以封建(或封建主义)来翻译feudalism,要算是比较贴切的一个,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24日 16:08

他们为何不愿意负责任?

对于一般储户来说,中国的银行与发达国家的银行的区别,最大的一点,就是一旦银行卡和信用卡被盗刷,人家很快就能赔偿,而我们的银行,一定推三阻四,不肯负责,非得打官司而后止,即使打了官司,最后结果是怎样,也未可知。
 
我们已经习惯了衙门的官僚习气,门难进,脸难看,事难办。绝大部分的规则和规定,都是为了方便管理者自己,很少为民众着想。这样的作风,是可以理解的,虽说是纳税人养了他们,但毕竟人家权力在手,你如果没有很方便的途径可以制约之,官僚主义就难以避免。漫说我们这种国度,就算是民主国家,民选的自治机构,这样的事儿,也难以绝迹。自古以来,国人都期盼清官,但也都知道,肯负责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3日 17:24

啃老的迷思

在中国社会,啃老已经成了一个大话题。原因很无奈:社会上啃老是普遍存在的,不啃老倒变成了稀罕事。极个别不啃老的凤凰男女,却有很大的可能被老啃,不仅被老啃,而且他们的老人带家乡亲族一大帮子人都来啃,只啃到凤凰变成鸡,鸡飞蛋打而后止。

在很大程度上,啃老是一个周瑜打黄盖的问题,双方愿打愿挨。希望儿女长大自立自强的父母,不是没有,但不一定是社会的主流。很多父母只要有能力有钱,最大的希望,是看到儿女舒舒服服地过日子,不吃一点苦。我周围北京的拆迁户,在因拆迁发了财之后,居然敢让还在接受义务教育的儿女或者孙辈弃学,说是用不着那么苦,别把脑瓜仁累坏了,咱们有钱。

在万恶的旧社会,也曾有过这样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9月12日 17:30

贫困的毒药

甘肃康乐县景古镇的一个山乡里,发生了一幕惨不忍睹的悲剧,一个年轻的母亲,杀死了自己的四个子女,然后服毒自尽,随后,他的丈夫也服毒自尽。一个八口之家,现在只剩下了两个孤苦的老人。

案件警方还在调查,但是,人们看到的,是一个东倒西歪的土坯房子,穿着破衣烂衫的老人,家里最值钱的东西,就是院子里的三头牛,两头大的,一头小的。乡亲们说,这家很穷,孩子上学连件新衣服都没有。这家原来还有低保,但不知为何,三年前低保被取消了。

一家六口,鲜活的生命,就这样在一夜之间消失了。一个母亲,如此狠心,一个个把自己的孩子杀死,然后自杀,原因无论是什么,跟贫穷都脱不开干系。这样的贫困家庭,没有低保,没有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9月12日 09:35

中国户籍改革之困

户籍制度改革,千呼万唤始出来,政府取消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区别,政策放宽到农民可以进入小城镇落户,有条件地进入中等城市。只是进入大城市,门槛还相当高。

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,户籍壁垒,是一个关键性因素,粮食关系,则是另外一个。自改革开放以来,由于农村改革,粮食的充盈,所以,以往被人们视为比生命还重要的粮食关系,不再重要。农民的流动,由于工业化的启动,变成了现实。流出农村的农民工,不再因为买不到吃的,而只能留在户籍所在地。所以,无论城里的管理者感到有多么的头疼,他们也只能接受农民涌入的现实。而随着城市化的进程,城市事实上也离不开这些农民了。

那么,户籍壁垒被摧毁了吗?没有。涌进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9月01日 09:24

公民个人信息外流的大门

现在的电信欺诈,有一个关键的因素,就是被骗中招者的信息被泄露,不是一般性地知道你的电话,而是精准地知道你刚刚被大学录取,而且有助学金将要被提供。清华大学那位被骗走了1760万的老师,也是刚刚卖了一套房子,不旋踵消息就被骗子知道,于是钱被骗走。

当然,这样的情况,其实发生在很多人身上。我曾经接到了好几个电话,骗子对我的电话,姓名,身份证号码,甚至家庭住址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有些让我点击的“链接”,甚至连我亲戚和同学姓名都知道。有一位朋友告诉我,他刚刚订了出国的机票,这些信息马上就被骗子知道,用来诈骗。只是我们这样的人一根筋,凡是对方涉及钱,马上挂断,不管对方说自己多大的来头,说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24日 14:34

全世界都在黑中国吗?

巴西奥运会结束了,中国队的成绩不尽如人意。不少网民愤愤不平,认为我们遭人黑了。要论证据,他们能举出一堆来。在我的记忆中,中国人在各种国际赛事上被黑,似乎早就不是新闻了。但凡受挫,没有拿到金牌,这样的报道和这样的议论就会冒出来,而且言之凿凿。

中国队有没有被黑过?应该是有的。目前的这个世界,即使在体育道德上,也不尽如人意。加上中国在体育上依旧是个发展中国家,在各种体育国际组织中发言权不大,有的时候被挤兑一下,也是难免。但是,公然被黑,其实并不多。毕竟,体育竞技,公平竞赛是一个根本的精神,黑哨猖獗,对哪一项运动,都是致命的,任其泛滥,这项运动就完了。因为能黑中国,肯定也可以黑别人。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22日 15:10

一个在生命最后时刻摆摊度日的大学老师

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,各有各自的不幸。这年头,糟烂的事儿多,但兰州交大博文学院的刘伶利老师的遭遇,读了依旧令人扼腕。这位有硕士学位,受聘于这所民办二级学院的教师,不幸得了癌症。按劳动法,无论如何,已经受聘的员工,在得病之后,是不能因为员工的病而被解聘的。然而,刘伶利女士居然被解聘了,理由是旷工。在治病期间,生死挣扎之中的她,怎么可能去上课呢?通过司法途径,法院依法否决了兰州交大博文学院的解聘决定,但是,这个学院却拒不执行。刘伶利在靠摆摊度日。

刘伶利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,能读到研究生毕业,已经很不错了。这样的家庭,一场大病就会陷于赤贫的。如果受聘的学校再不讲道理,不仅不继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17日 13:44

同文馆的成就

1862年,北京出现了中国第一所国立的教西洋文字的学校,名叫同文馆。这所学校,教洋文的教师一概都是外国人(后来教西学的也大部分是外国人),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说,也不屑说,上课绝对的“情景教学”。学生初进馆,每月3两银子的补贴,以后陆续增加,最多可以达到每月12两,当时一个七品的翰林,每年俸禄不过45两,可见收入之丰。学生不仅补贴可观,而且管吃管住,除了衣服、老婆之外什么都管发,据进过馆里读书的著名戏剧理论家齐如山回忆,馆里的学生每六人一桌,每餐四大盘、六大碗,有鱼有肉有海鲜,夏天还有一个大海碗,放着水果莲藕什么的,冬天海碗改成火锅,什锦锅、白肉锅和羊肉锅任选。如果这些你都不乐意吃,那么可以另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05日 11:56

中老年人更不爱守规则?

走出国门,经常会碰到自己的同胞。虽说他乡遇同乡,并不感到特别亲切,但毕竟这是件好事,说明我们的国人现在有钱了。但是,也经常会遇到尴尬,比如国人的大声喧哗,住进酒店之后,旁若无人的闹腾,公共场所的卫生间,我们的同胞用过了,每每一片狼藉。最近,又有消息说,一位大妈在机场掌掴服务员。

我必须承认,尽管近些年国人出国旅游的人增长很快,但欧美的发达国家,对于中国游客,还不大重视,以中年人为主体的旅游团,又喜欢自由活动,外语一窍不通,但活动范围却不小。人有三急,内急大发了,找不到厕所,当众方便,估计也是迫不得已。但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,我们的游客,尤其是中老年游客,的确脸皮比较的厚的。毕竟,能干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7月19日 13:32

延迟退休苦了谁?

尽管有激烈的反对声音,但是,延迟退休的方案终于还是要出台了。在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部长,对此所做的说明中,说是对三类人有影响。其实,延迟退休,一定会是有些人得利,有些人吃亏。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人,延迟退休,多数人是得利的,就大学而言,教师们退休了补贴就没有了,延退则多拿几年补贴,机关干部,退了休没有权力了,延退则多过几年有权的日子。特别是一些女干部,女教师,从前55岁就退休,跟男同事存在性别差距,现在据说也没有了。

有占便宜的,就有吃亏的。这个方案,无论是小步慢走,还是一步到位,吃亏的,都是工人,或者说各行各业的底层劳动者。便宜一小群,吃亏一大片。延迟退休,对他们来说,不是多干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7月09日 08:03

讨价还价不是病

但凡有了商品交易,有了市场,哪怕很初级,也就有了讨价还价。在历史上,只有两种情况没有交易中的价格争议,一种是一些特别原始的民族,比如西南的苦聪人,东北的鄂伦春人,在早年跟汉人的交易过程中,就是把自己山货皮货之类的东西放在路边,任汉人拿走,放下一些他们需要的生活用品,比如盐巴,刀具等等。这个过程,没有讨价还价。另外一种存在于古代小说中,比如《镜花缘》里的君子国,买的往上抬价,卖的往下压价。如此高风亮节,当然也谈不上讨价还价。

当然,正常的交易,基本上都有讨价还价的过程。商人购买大宗货物,集市上的贸易,无处不有买家和卖家的嘁嘁喳喳。买卖大牲口专业的交易中介牙子,还有一套自己的“手指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7月08日 09:25

生活转型的道德困境

这一轮中国的城市化,是空前规模的。这个过程还没完结,很多进城的农民,还没有获得合法的城市身份,但人们的生活,却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此前的国人,无论居住地是城还是乡,基本上都是乡下人。每个人,都生活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,城里叫单位和街道,乡村叫大队和小队。圈子外面,只是偶尔才能探出身去窥探一下的所在。所区别的,只是城里人探头探脑的机会多一点,而乡下人,则少一点。

过去国人的生活圈子,是熟人社会。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大体知根知底。彼此也没有什么隐私概念,连新婚夫妻做爱,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偷听,更遑论别的了。彼此间有点什么事儿,根本别想瞒人,连偷情这样看似隐秘的事儿,事实上大家都是清楚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7月04日 15:26

读书的障碍

读书的好处,其实是不用说的。虽然说,我们这个民族,对于读书的实用性过于看重,但是,众多捧着小说的人们,其实都知道,他们所读的,是不当吃也不当喝的。人类自从有了文字,可以用文字来记载自己的历史,传承知识,讲述故事,书写诗歌之后,读书本身,就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。就像人的手足一样,须臾不可分离。

跟古代社会,很多人是要靠别人的讲述来获取书本上的内容不同,在今天,由于教育的普及,多数人似乎都可以自己读和写了。可是,读书的障碍,却依然存在。网上好些貌似已经大学毕业之辈,却连一些浅显的文字都读不懂,或者根本看不进去。可以说,绝大多数的受过教育的网民,他们上网,除了游戏,就是视频,还有一点图片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7月01日 09:24

中国大学的官家台阶

风闻中国大学的“211”和“985”要被取消了,教育部方面,没有明确肯定,但也说是要提倡“双一流”,即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。中国的事儿,都比较玄,外国人肯定看不懂,中国人也未必能看懂。所谓211,就是一个国家工程,面向21世纪,重点建设的100所大学,而985,则是在这100所之上,再选出30所,加以重点扶植。由于是在1998年5月提出来的,所以叫985。后来,无论211还是985,都扩军了。但在中国,凡是入选者,都是大学巨无霸。

当然,这种巨无霸,是官家意义上的。入选的标准,是官家定的,入选的程序,也是官家操办的。除了十几所原来就特别知名的大学之外,其余的大学,谁进谁不进,真是说不明白。比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6月23日 09:20

毒跑道背后有什么?

包括北京在内的各大城市的一些中小学,先后出现了毒跑道事件。在有毒的塑胶跑道上运动的孩子们,出现了各种中毒的症状。有记者查出了生产有毒塑胶跑道的源头,此后有关部门跟进查封,当然不在话下。

然而,我们都知道,问题也许不在于有没有生产有毒塑胶跑道的厂家,而在于为什么在层层监管之下,这样的跑道会被这样一些大城市的中小学采购了去。劣质有毒的塑胶不像别的东西,它是有强烈刺鼻味道的,就算采购者被收买了,学校管事的,无需用脑子,但凡有鼻子,有点责任心,就不会放它们进来。

但是,我们知道,这样的货色,还就是堂而皇之地进了学校,铺在了操场上,铺设这样跑道的学校,有的档次还不低,堪称所谓的名校。难怪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6月01日 08:56

高考阅卷的困境

高考阅卷的困境

一说到高考,首先想到的是考生,考生不容易,因为是被考的人,想要不被烤糊。平时的用功,考场的发挥都得到一定火候。但是,阅卷者也不容易,尤其是阅作文卷子。有专做高考的媒体人告诉我,现在阅作文,一篇文章就是几秒钟的事儿,什么性质的作文,都有一定的标准,什么段落该说什么,有就给分,没有就不给。跟语文知识一样,凭采分点给分。至于文章的文采如何,有谁管得?

记得刚恢复高考那阵儿,作文的文采,还是有人理会的,各地考卷中的佼佼者,还会被选到报纸上刊载。当然,真要是看文采,衡文之际,会有许多麻烦。很好的和很差的文章,容易被看出来,除非个别人口味特别特殊。但是,一般性的文章,彼此之间的优劣则很难判断,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5月25日 08:59

也说读书改变命运

读书改变命运,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很实在的命题。上大学和没上大学,在1980年代,绝对是一个分水岭,无论知青也罢,非知青也罢,上了大学,以后的路大抵比较平顺,进入体制,或者走出体制,一般都能混出个名堂。而没上大学的人,大抵就是继续做农民,进了城,也不久就下岗,生活相对困窘。只有极少数人,才有可能没上大学,靠倒腾生意,发了财。

但是,在当今之世,这样的分水岭已经不存在了。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和城市贫民的子弟,即使上了大学,也依旧摆脱不了困窘的命运,即使名校的研究生毕业,也有找不到合适工作的,很多三本、二本的大学毕业生,即使进城,只能做蚁族。

一个越来越固化的社会,社会的层级,从中小学......

阅读全文>>